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40 任务分派

40 任务分派

        赵虎展开第一项议题:“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憨,你的任务就是筹集两百人出战一月所需的干粮、马料、衣物以及军备物资,清单呆会拟好报我审批!”

        “是!”

        大憨激动地站起,这次出战没跑了!

        “二憨!”

        “到!”

        “别这么有气无力的,物资准备得好,少不了你的功劳,大憨要是做不好,嗯,你有数的。”

        说完大家哄堂大笑,同时也暗自警醒,大师从来对事不对人,要做不好,以后还真没自已什么事了!

        “给你一个月时间,全力辅助沈机,打造出一百多人所需武器弹药,目前主要是针击步枪、黑火药子弹、手榴弹以及魔法火球等,原先队员我只带一个排。”

        接着又点醒道:“别以为任务轻松,你还得等四轮马车出来后,配合大憨,把马车队训练好,不然你们就给我扛着物资跟随!”

        搞定了后勤,赵虎又开始点将:“张猛,你这次留守,一是从湖匪当中选出有用之人,和赵四进行思想教育,并完成水军建设!”

        “铁机主要负责赵家庄和县城的总防备工作,县城那里暂时由城管队长张保为主,你们暂时用飞鸽传书,事情紧急可以用快艇!”

        沈机原本闷闷不乐,别人都有活干,偏偏自己什么机甲连个影子都没有,这一听说能上手快艇,哪能不高兴?

        “沈机,我们的冷兵器打造多少了?”

        “板甲有五百多套,马刀一千,枪头两千,钢驽三百,箭头八万多点,大人,我们的钢材来之下易,这批冷兵器耗去太多了!”

        “别急,我们辛苦点没关系,妙真她那里更需要,这次我们把人带回来,不就什么都有了?听说里面可是有好多铁匠的!”

        “嗯,有铁匠也不错,最好挑点有学问的带回来,我可不想成天一问三不知!”

        嗬,有铁匠不满足,还挑肥拣瘦了!

        “沈校长!”

        “到!”

        沈蓉声音清脆,随即便提出意见:“大人,学堂到现在还没有名字呢!”

        “嗯,我们培养出的学员,将来都是翱翔蓝天的雄鹰,名字知道起什么了吗?”

        “熬鹰?”

        “不,叫蓝翔!”

        “蓝翔蓝翔,蓝天翱翔,嗯,这名字不错!”

        “名字起了,任务也来了,以后,我们蓝翔要划分出好几处,军事工业方面,要有指挥、教导、机械设计制造、军工制造等,民事方面要有工作队、城市建设,城市管理等等!”

        沈蓉有点懵:“什么是城市管理?”

        “嗯,你就当培养出一批县令好了!”

        “啥?县令?还一批?”沈蓉快缺氧了,让自己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为大师教出一批县令,这,这可怎么教啊?

        赵虎笑着安慰道:“别急,凡事慢慢来,我之前也没做过,现在这个冒牌知县不也做得挺好的吗?注意,城市管理可不单单是县令,还得有法官、税务官、公共治安等,你先跟沈先生商量,把架子搭起来,找到合适人选就交给他们去做!”

        沈蓉喃喃自语:“那能比吗?你是无所不能的大师啊,完了完了,一批县令不够,还加上法官县尉,我,我要是教出这么多学生,自己成什么了?”

        赵虎笑道:“你只管教,分配还是由我来,有一个是一个,不过不管是谁,都得先到赵能那里过一遍!”

        “嗯,那我慢慢来吧,一批县令啊,要人命了,这要是再让我培养什么知州、平章事啥的,杀了我也没办法教啊!”

        安排完毕,赵虎就带着二三两个当家的人头,打道回府,王朗?都烧成灰了,除了捞出一船金银,别的啥也没有!

        高调回衙,还特地走城东绕了一圈,可把卫家吓得半死,这个知县厉害了,出去转转就把湖匪两个头目给毙了!

        可你想过我家的感受吗?那王朗一日没死,我家就一日不能安生啊!这要是哪一夜找上门来,问我为何不提前报信,你让我怎么回答?

        卫家不高兴,全县却惊动了,县里可是有人见过两个无恶不作的湖匪的,被他们绑票要赎金的不在少数,听闻知县大人一声不响就剿灭了两匪首,顿觉大仇得报,于是,各种礼品锦旗都快把门房给淹了!

        李大人,李青天,湖匪看到傍地走,盗贼难过沛县关!

        李大人适时编出童谣让儿童传唱,消息很快就传到州府、路府官员的耳中,同时,卫家钟家的吹捧也及时送达,你李知县不是能文能武吗?歼灭湖匪算啥本事?有种去剿红袄军啊?剿不了回不来才好,否则我们两家早晚被你坑死!

        捧杀计划很快奏效,州府下令,命知县赵虎,从县中选拔民壮,西出剿匪,沿途县城一律供给粮秣,不得推脱!

        有令就好办,赵虎第二天,就从三千多城建民壮中,选拔出早就码好的五百多青年,都是身家清白的农家子弟,至于安家费嘛,都没费口舌,钟家和卫家就提前送达,随车而来的还有大量粮食肉干等,那意思自然是早走早好,最好死在外面,就当是你的断头饭了!

        你说这李知县吧,人也选了,东西也拿了,反倒不急着出兵,又是一纸上书,言明如若剿匪得力,安抚的民众该如何安排?是否把人带回,开发县城周边的荒山旱地?

        州府现在快被红袄军干怕了,那帮人就是蝗虫,变得精明而又贪婪,所过之处,一卷而空,一帮地主都快把门槛给哭潮了,有人来收拾烂摊子还巴不得呢,于是再次发文,只要你李知县能安抚下来,全县的荒山野地随便开发,包括邻县的一些荒山。

        这边厢,卫家钟家也推波助澜,只要你李大人有这能耐,我们两家也把一些旱地给你,反正一年也收不到几粒糜子,不如扬个名,另外一个意思更加明确:要求都答应了,好人呐,你走吧!

        九月十八,李靖李知县,带着从各处得来的两百多匹马,拖着几十辆不同以往的马车,从赵家西庄出发,沿着宽阔的官道,出发剿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