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34 漕运司

34 漕运司

        翌日

        李大老爷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愿望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皱着眉头安抚了一下慵懒的小会计,起床开门,却发现是王朝,正气喘吁吁,头顶冒汗,一看到自己就叫道:“老爷,不好了,我们的船被漕运司给扣了,沈市跟他们多说了几句也被扣押了,人家放话说,要你亲自过去谈!”

        李知县双眼一眯,内心顿时怒火中烧,这才几天,就想来分一杯羹了?

        当下深压口气,平静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安排其他事项,回头我就去漕运司跑一趟!”

        回到室内思谋一番,就带着老张和两个护卫一同出发,小会计不放心跟出来,李知县笑道:“别担心,我身着官袍,他们再厉害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无非就是吃拿卡要罢了!”

        四人来到漕运司,发现门前运河内帆影如织,而此处由于河面平缓,两岸又多了成排的纤夫,大秋天的也打着赤膊,呼喊着号子拉纤!

        苦,没几个比他们这些人再苦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唯有靠一身力气混口饭,他们之所以不穿衣服,那不是不怕冷,而是怕磨破!

        漕运司门口,好几排人在排队交款,见到李知县一行,赶紧让出道来,官官相护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不料等张师爷递上牌子后,门口小吏既不迎客,也不奉茶,轻飘飘一句等着,就把来人晾在那边了!

        这一等,可就两三盏茶时分了,跟在后面排队的人嘴里不敢说啥,可那眼神就不对了,气得两个少年护卫就差强行闯进了!

        “稍安勿躁,他吕怀恩无非官此我大一级而已,这是在给我下马威呢,我可不会因生气而自乱阵脚!”

        老张听到知县大人风淡云轻的话语,狂躁的心情也安稳不少,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他们要是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既然让我来谈,总得有个讨价还价的余地吧,无非是谈多谈少的问题!”

        别看李知县云淡风轻,其实内心焦急得一批,这次运来的货,除了磷矿石和绿矾石,还有一大部分食盐以及干海肠!

        话说后来遍地难寻的海肠子,此时一文不值,但谁也不知道,它其实含有九成多的谷氨酸,磨成粉后就是天然的味精,不然谁敢把一碗青龙过江卖到一两银子?

        最重要的是私盐!这东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你贩我贩大家贩,早就司空见惯,但一旦拿到台面上,那可就犯法了,杀头的罪名!

        来前已得知,这次是因为漕运司突然换人,使得之前的关系统统作废,现烧香却为时已晚,又或者,人家可能就是奔这个来的!

        两人等得快不耐烦时,终于有个小吏通传吕大人招见,绕过屏风后,两人见到一个皮肤黝黑,却很年轻的官员,其人貌不起眼,官架子却不小,见到来人后,眼皮往上撩了撩:“你就是色目知县,李靖李安民?”

        李大人自然不能答话,老张上前一步道:“回吕大人,这位正是我县李大人,家侄做事有失偏颇,还请吕大人高抬贵手……”

        “我问你话了吗?再说你连官服都没有,这里有你讲话的地方吗?”

        老张“……!”

        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对那黑脸捣上两拳,再伴以彼其娘之的无间问候!

        可他既不能骂,更不能打,只好在李大人的轻声安慰下,面色酱紫的退下。

        门一关,李知县就道:“这里就你我两个,说说吧,你要如何才能放人?”

        “我要如何?我又能如何?他们是在贩私盐,按律可是要杀头的,这么多眼睛盯着,你说我能怎么办?”

        李知县叹了口气道:“人终归是要保出来的,你说说条件吧!”

        “条件?很简单,香水香皂的利润我分一半,还有那个玻璃镜子,每个月给我二十面,这也不能怪我不是?你说你们生意做那么大,本地居然一点不知情,要不是我那小姨在内子面前显摆,我都不知道这事呢,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以后走陆路就是了,本官一概不问!”

        李知县深吸一口气,暗道不生气,我不生气,这特磨是被你拿住把柄了,走陆路,量小路不平,沿途盗贼如毛,运一半损一半!要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早就拿枪开道了。

        当即回口道:“此事颇大,生意也不是一家就可做成的,容我等回去商量一下,过两天答复!”

        吕怀恩端起茶碗,拿碗盖拨弄着浮沫,边上的小吏拉长声音:“送客……!”

        漕运司离县城好几十里,此时回城天色已晚,几人寻一客栈住下,等小二送来酒菜后,张师爷先是闷了一杯,然后重重顿下杯子道:“大人,给我几个卫兵,今晚要他好看……!”

        李大人沉喝道:“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涵养,涵养哪去了?为这点小事就动武,以后如何成事?”

        老张悚然惊醒:“大人,我着相了!”

        李大人缓声道:“这才对嘛,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得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话说从这家伙的言语中,对其夫人倒是挺忌惮啊,回头打听一下,就从他夫人那里着手!”

        夫人姓徐,闺名徐宛秋,如今称吕徐氏,家中在乡下颇为殷实,她父亲最为得意的就是,提前发现了一块璞玉,而后在不惜重金的投入下,终于金榜题名,风光无限!

        地主家的女儿,从小野惯了,自然也是一身黑皮,跟吕进士在一起倒没觉得什么,别人还说两人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可当跟几个官宦人家夫人一块吃瓜时,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再听她们时不时的吹嘘自己身上用的是什么香型的香水,昨晚洗澡又用什么样的香皂后,就把人家皮肤白皙的原因给总结出来了!

        地主家不差钱,偏偏这些玩意在县城还买不到!好嘛,就连一直不被自已看得起的表姨,也拿块香皂在面前显摆,这就令人气愤了!

        这边厢刚派人去府城采购,那边就查获了一大批,吕夫人那个高兴啊,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当晚就洗了五次澡,用掉三块香皂,半瓶香水,把吕大人给熏得,差点泪流满面!

        为此,吕夫人还很不高兴:“咋的了?娶了我你很没面子吗?要不要让我五个哥哥过来跟你叙叙旧?”

        得,你有五个熊哥哥算你狠,来一个都得躺半个月,还是长痛不如短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