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31 改造县城

31 改造县城

        李县令自从得了顾家庄之后,变得有些膨胀了,他准备拿出大量钱财改造县城!

        这可以泼天大事!破旧的城墙还是百十年前赵家修建的,金朝崇尚马背作战,对修城一事自然不很热衷,这就导致了城墙破损、城内乱起乱建,街道也是拥挤不堪,用李知县的话说,这要是失个天火,能烧掉半条街!

        除去不防火,对水患也无可奈何,五年前大水,就曾淹过半个县城,盖因之前的下水设施年久失修,大金的官员又只注重表面文章,反正干得几年捞足好处就走,自然不肯花大力气去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

        原先城内住户不足八百,而今三千不止,老旧下水设施自然不堪负重,加上也无人管理,搞到最今,主大街漂漂亮亮,背后肮脏不堪、污水、粪便随处可见,两尺来长的老鼠成天打架,见到猫都敢瞪瞪眼!

        这样再发展下去,不保证不发生瘟疫,李大县令可清楚记得,再过百来年,一场黑死病会夺去两千多万人的性命,两千多万啊!话说整个欧罗巴也没几个两千万吧?

        不行,不管为了自身还是为了百姓,城内必须得改造,而且还得往大了改!

        这种大事自然要报告州府,上面正为不停丢城失地烦恼万分,一听说沛县居然不向上面伸手就能改造县城,而且还要扩大城防,自然乐见其成,反正又不要他们繁神,建好了还能分点功劳,何乐而不为?

        批文很快下达,责成沛县上下,全部听从知县调遣,今年的劳役也不用来州城了,就在你治下好好干、往大了干!

        有了指令就好办,赵虎除了让老张召集城西杂役外,又给何家黑炭头、城北种家,城东卫家下了死命令,务必要在三日之内,把人手召集到县里,当然,这次和以往不同之处在于:县里管饭!

        县里管饭!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秋收过后,该种的麦子已经种下,一大家正准备出去打点食,好留下存粮熬过寒冬,这次不用带口粮服役,一来解决了家里最大的胃,二来更能省下粮食,一个个头打扁了都要过来啊!

        四大家在招呼人手,县里也没闲着,李县令大把的银子花出去,各家砖窑瓦窑、石匠铺、木匠铺、竹木铺都接到了海量订单!

        这可把那些铺子掌柜给急得冒汗,闲人都去扒城墙了,工期又催的这么急,一时到哪找人去?

        好在李知县手下主意多:“你们不是有师兄弟吗?都叫过来啊,又不是没钱挣!”

        得,随着这些人的动员,周边的铁竹木石匠纷纷赶来,连同他们一起过来的除了工具还有不少原料,上面知道沛县要修城,自然睁只眼闭只眼,随便放行了。

        主街要扒,那些商户的生意自然受到影响,不过县令大人也很精明,首先从太守府这边围墙开始,扒掉围墙,往后足足退出四五丈,甚至把影响道路的几个小院都拆了,这下再没人吭声,他们就想看看,这知县大人所说的门面房究竟是不是跟他夸的一般模样,等出了结果再动不迟!

        新工艺新材料,自然离不开沈家的人员,当北侧围墙被推倒,地下也挖出一人多深的大沟后,他们来了,带着一袋袋灰不拉叽的水泥来了,听知县大人说,这可是托南边商家,从南洋什么岛上买来的火山灰!

        火山大伙不知道是何物,这火山灰的神奇却让人开了眼!

        工地北边竖起一排圆圆的木头架子,架子中间还是空的,也就安了点竹圈,服役的民众听从指挥,把那个火山灰、沙子以及大小差不多的石子用水拌匀,然后就这么倒进了木模,最多再用铁棍下去搅拌一番!

        围观群众顿时生气了,糊弄鬼呢这是?就这个稀泥般的圆筒子,就能拿来铺下水道?这么干,子子孙孙能把你家棺材板给刨了!

        群情激奋之下,都涌向县衙要讨个说法,结果张师爷轻飘飘一句:过几日再看,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几日他们店都没心思看,就是要看看这个什么水泥筒子有什么古怪,终于在眼圈熬黑之时,民壮开始拆木架子了!

        好家伙,开店的、买货的、掌柜账房全都围了上去,等看到灰不拉叽的水泥筒子时,又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不好看啊!

        有人突然大声道:“这个石头,不,灰筒子是整的!”

        定睛一看,可不是嘛,上下光滑齐整,就像整体用石头雕刻而成!不得了,真不得了,这东西要是用来砌墙,那不是一整块石头屋子吗?既然不怕水,那更是防虫防火了!

        有人不信,上前又摸又敲,结果跟石头并无二致,当一个楞头青小伙计,回去拿来大锤时,终于被喝止,这水泥管子价格可不低,敲坏一个都能抓起来坐牢了!

        有了结果,群众自然不吝夸奖,当民壮抬管安装之时,有力出力,有茶奉茶,这可是为子孙造福的大事,一点马虎不得!

        水泥管之事终于惊动了无利不起早的色目商人,这些人眼睛可毒得很,立即找到张师爷询问,当张师爷收过礼物,把王朝介绍给他们时,这才恍然大悟,感情是这位后起之秀啊,话说王大商最近可是风光无限,先是大把银子花出去采买,后来又推出一系列南洋精品,什么香皂啦,香水啦,还有那能照得见鼻毛的小镜子,不但快速回本,还一物难求,送礼都得排队!

        期间,也不是没有人眼红过,可派出冒充水匪山匪的打劫队,全都肉包子打狗,无声的敌人最可怕,别看王大商整天笑眯眯,看不起他的色目商可一个没有!

        这回王朝也没藏着掖着,实话告诉大家:“话说这火山灰呢,原本一钱不值,爪哇国那些冒过火的岛上全都是这玩意,难就难在运输上,各位你想,这海路万里迢迢,又不能进一丝水份,运到此处自然价格高昂,一担足要一两银子!”

        众人连称买不起买不起,转眼间走得一干二净,心头却是大乐,这瓜娃,把出处都说出来,以为我们怕远吗?狗屁,哪家没有商队?从南洋回来的船只,除了些香料等轻薄贵重之物,有哪条船能装满的?与其拿大石头压舱,不如顺带着运回这火山之灰,一举两得,一举两得啊!

        搞定了水泥出处,李知县也乐得清静,本来这东西就费时费力,又不想为这个挣钱,他们既然想运,就自己去运吧,话说真要是买回来加固城防,北边那个大汗到时又要跳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