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30 我的地盘我做主

30 我的地盘我做主

        天色刚亮,庄子里就热闹了起来,一别经日,黑炭头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他们换来,在听了王吉德他们的光辉业绩之后,个个热血沸腾,没想到跟着老师,能有如此大的作为,一个个暗自决定,下次只要有命令,绝对要完成得更好!

        李大县令,哦,也就是赵虎,很快分配了任务,那就是让黑炭头他们先跟着自己,把顾家大院彻底翻遍,只要是值钱的事物,全都打包带走,不过粮仓里的粮食着实太多了点,就暂时存在原地了!

        顾半城呆在柴房里,原本还等着县令过来跟他商议,要交出几个秘库才能保得活命呢,没想到人家直接拿出一个简易探雷器,每当听到“滴滴滴”的报警声,就掘地三尺,虽没有找到秘库之门,却也一挖一个准,只用了半天,就把他家所有的牛黄狗宝起了个干净!

        发了,这回可真发了,怪不得后来人人喜欢吃大户,这次光金银财宝就有一大堆,不过留着要用,铜钱铜器等一船半,再加上什么绫罗绸缎、各式皮草等物,五艘船装得满满!

        人员更是一个都不放过,顾家护院养得身强力壮的,不去烧水泥做硫酸可惜了,相信有这么多生力军加入,几个场地的产量将会日渐升高!

        后院女子?呵呵,之前翠花酸菜的纺织厂由于没有原料,也就没有多大规模,现如今,发现了屠宰场有这么好的原料,岂能放过这个机会?再说就算这里用完了,不是还有别处吗?相信只要一开口,人家巴不得你都拉走,说不得还带送礼的!

        至于味道差,差就差点吧,反正又熏不死人,这些女子一直养尊处优,也该让她们尝尝人间疾苦不是?

        黑炭头带来的十几条船,装得满满当当扬帆起航,满院的哭声自然惊动了仍在幻想当中的顾半城,他大喊大叫要见县令大人,所被守卫冷笑着回绝,开玩笑,这都要拿你当鸡来杀了,哪有空跟你啰嗦?

        第三天,李大人回城,车队后面拖着的一长串人犯吓得全县官员噤若寒蝉:这姓李的疯了吗?不但把顾半城拿下,连县尉和巡检也一并绑了?他哪来这么大的胆?不怕顾家联络山匪报复吗?

        他们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迎接,结果听说人犯里就有无恶不作的山匪豹眼刘和玉面军师冷无涯,嗯,也就是已经被烧成鬼脸的那个!顿时整体都不好了,这李安民李大县令究竟有多大能耐啊,只带了几十个半大小子,就把若大的顾家给灭了?破家县令不是这么破法的好不好?顾家胳膊那么粗都没顶住,我等小胳膊小腿该如何应对啊?

        众人心有余悸,当李县令召开会议,让他们罗列顾家罪名时,一个个都像缩头乌龟,默不作声!

        “范典吏,你主管刑名,就由你来开头,看如何组织顾半城的罪名,将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绳之于法,明天,就明天吧,我要在菜市口对这几个意图不轨的家伙开刀问斩!”

        老范脸都吓白了,从没听说过知县斩人啊!

        当即他立刻大声道:“李大人,于制不合啊!”

        “于制?什么制?”

        “皇统令啊,按皇统令,李大人只有杖责之权,知州可以流放犯人,要是斩首,得由县尉抓捕,拿出证据,吾等上报知州及推官,罪名确切,才可在秋后问斩!”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不是事急从权吗?再说了,本知县亲眼看到顾半城谋害于我,而且还勾结山匪,这么多罪名还不够吗?明天,我要你在明日上午,就把顾半城的罪名公布与众,并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得,遇到这么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知县,众人全都麻瓜了,王县丞当即拱手道:“李知县,我等能力有限,还望告………”

        “告什么告?告老还乡还是打小报告?我让你说话了吗?本县在这里放话了,谁也不许告老,更不许请假,胆敢违背,明天加上他的名单!”

        李大人这番话加上凶狠的表情,可把一帮佐二官给吓坏了,这还是个知县吗?还像文化人说出的话吗?可转眼看到他那个大白鼻子,一肚子怨念顿时化为乌有,感情这金人和色目人什么时候跟你讲过道理来着?他们就是一帮盲流嘛!

        除去这件不愉快的事情之外,接下来自然是排排坐,分果果,这也是各人舍不得离开的原因之一,毕竟顾半城家大业大,除去城西大片良田,城内还有不少值钱的铺子,就算李知县拿了大头,他们也能剩口肉汤不是?

        李知县也不负众望,该给的甜枣一个不少,甚至还超出预期,也就是说,他除了之前守备的仙客来,只要了占地颇大的醉香楼,其他地盘都由在场之人分食,这一大胡萝卜,砸得几人眉开眼笑,连带着和他们交接的张师爷,收礼也收得手软,寻思着照这么下去,是不是再让自家香火旺盛些!

        李知县没空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首先要做的,自然是稳固自己的位置,如何稳固?放眼大金上下,无非两个字:送礼!

        现如今,大金北平被围,迁都汴梁,可全国上下,萎靡之风日盛,文人嘛,附风庸雅,自然最爱那些名人字画、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偏偏这些在顾家搜出颇多,李大人也不怎么看得上,索性全都打包,派人由上自下送个遍!

        除此以外,他还让王县丞从顾家仓库提取了足够的粮食,先把今年的税给交足!

        老王有心想告诉他,如今的上官,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你这么一搞,来年不定要压多重的担子呢?可转念一想,压担子也有你李大知县这个高的撑着,万一撑不住换人,咱还巴不得呢,反正谁来做官,都少不了咱地头蛇的好处不是?

        何家被灭,顾半城破家,上面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们刚要发文制裁,门下收到的礼物就让自己手软,再说这家伙在朝廷还有个大靠山,话说这个李知县还是挺会做人的嘛,且放一放,看他来年表现?

        于是,在上下一片详和的气氛中,李知县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菜市口斩杀了包括顾半城、豹眼刘在内的一十八口!

        当日,城西菜市口万人空巷,臭鸡蛋爆涨到六文钱一个,烂菜叶子卖得比韭菜还贵,更有被顾家搞得家破人亡的,非要花钱买回几个血馒头供在案前!

        李知县的风头一时无两,看着群情激奋的面孔大慰道:“看,这才是群众的力量嘛,眼看秋收已过,这帮热血群众闲着也是闲着,是时候开始城市改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