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29 破家县令

29 破家县令

        豹眼刘他们五人强忍伤痛,来到顾家庄西北一处林子,东转西转之后,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山壁,在一处大石底下摸出根细绳,鬼脸军师上前,三短两长再三短,连拉了八次才停手,约莫过了两盏茶时分,山壁突然从中裂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老头,一见到豹眼刘就埋怨道:“不是让你们轻易别……啊,你们这是?”

        豹眼刘恨声道:“别提,栽了,快带我们进庄治伤!”

        老头深知豹眼刘狠辣,要是一个不好,很可能引火烧身,当即也顾不上禀报,立即把人让进山洞,出于谨慎,特地在关门前出来查看一下四周,发现没有异常,这才回身,谁知石门才关起一半,两个灰色身影突然扑进,还没等他问话,就觉喉咙生痛,再想发声,为时已晚!

        解决掉老头,杨大杨二两个,一人留下埋设炸药,另一个则继续跟踪,他们不确定地道里有没有机关埋伏,索性抱着鱼死网破的念头,一旦不敌就炸塌地道以绝后路!

        地道里点着壁灯,杨大巡着人声,一直摸到地道尽头,才发现一个人送走豹眼刘后重新回头关门,当铁板盖上后,他也飞快出手,袭击的武器自然是赵虎精心打造的手弩!

        “嘣”的一声轻响,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射中心窝缓缓倒地,杨大上前查看过后,发现已经气绝,这才悄悄打开铁门,来到地面,发现出口是在一处假山肚里。

        匆匆做了几个记号就立即回头,他得把地道再摸一遍,以防狡兔三窟!

        却说王吉德奉命进入顾家大院后,立即展开搜查,惹得一阵鸡飞狗跳,终于在会客厅后面天井假山上发现记号,心中暗喜,正要大声禀报,却见赵虎和顾半城已经站在门口。

        “怎么样?有收获吗?”

        “报……”

        王吉德也是焉坏,故意拖长声音,眼神却往假山飘去!

        李县令大冷笑道:“顾员外,还有什么可说的?对了,你的茶杯可得端好了,别给我来个摔杯为号!”

        “你,你真以为十几个人就敢为所欲为吗?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

        感情这老头已经准备破罐子破摔了,不过李县令却不回话,直接从腰间掏出一个银亮铁疙瘩,回身便射!

        “嘭嘭嘭!”

        枪声炸响,前面木质窗台下、门边、屋顶同时传来重物倒地之声!

        “当啷!”

        手里茶杯再也抓不住,落地而碎,不过这不是他摔的,而是被吓的,啥暗器啊?竟然如此威力?

        枪声一响,李县令就冲了出去,带头对围过来的护院家丁展开如狼似虎的攻击!

        王吉德和四个队员总算开眼了,两支手枪在师傅手中上下翻飞,凡是有人持弩或搭箭,还未瞄准就被一枪打倒,他们手中也拿着手枪,但只能捡漏,对付那些手持长枪短刀的护卫毫无压力,往往才打倒几个带头的,其他人要么作鸟兽散,要么跪地求饶,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顾半城被留在客厅里,眼看到县令亲自动手大开杀戒,吓得魂都掉了,见没人理他,赶紧向假山跑去,妄图乘机开溜,没想到刚走到入口,铁门却被从里打开,豹眼刘、鬼脸军师、顾七等人被缚住双手,从内鱼贯而出!

        “咋,咋回事这是?”

        顾七红肿着双眼大叫道:“老爷,地道,地道被端了!”

        顾半城绝望地摊倒在地,怪不得李县令有持无恐,原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下一秒他就像被踩着尾巴的老猫般跳起:“别杀了,别杀了,我,我认栽,认栽还不行吗?”

        他确实被吓坏了,李县令和他部下手中那如雷贯耳的暗器,每响一声,必有一人倒地,无论平常自吹武功多高,在这暗器面前均不堪一击,不堪一击啊!

        特别是这个该天杀的色目县令,杀起人来眼都不眨,浑身绷发的杀气,绝对是从尸山血海中炼出来的,自己刚才感觉浑身的血都凝固了!再让他这么杀下去,全庄不保啊!

        枪声骤停,一切归于平静,屋檐下、院墙外、园门处,倒着二三十具尸体,一个受伤的都没有,这些人能敢前赴后继,自然是死脑筋,不除掉后患无穷!

        李县令收枪后,先是对几个队员说道:“看清楚没有?不管任何时候,首先要解决掉最有威胁的敌人,比如弓箭手、弩手等,其次才是那些武功高强者,要预先判断敌人的下一步动向,才能百发百中!”

        顾半城呆在原地,感情人家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自己花费巨资请来武功高强的护院刀手弓手,在这位县太爷眼里,只是用来教学的对象,或者说,是送给他们的活靶子!

        顾家被拿下,县里却没有足够的人手看押,没错,李县令手里拢共也就二十多人,除去留守住处的,这里最多十来个,也只能先看住大院四周,至于里面,只能等人过来接手!

        不过李县令一点也不担心,只要顾半城和管家在手,其他人翻不起大浪,有想法的刚才已经一并解决掉了!

        至于衙役和巡检兵,在看到自家头领被刀剑相加后,全都做了缩头乌龟,这种情况他们还是别插手为妙,脖子上的家伙什还要留着吃饭呢!

        当晚李县令就住在了顾家庄,一为镇压,二为清点战果,顾半城在彻底失去反抗意识后,倒很是爽快地把自己的家产一一告之,前提就是不要对自己的家人进行骚扰,那些兵倒是不怕,最大的也就十七八岁,而且纪律严明,对顾家后院秋毫无犯,他怕的是这个破家县令,之前可是收走了好几十个美娇娘,万一后院被他搜罗一通,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正寻思着是不是从庶出女子当中挑出几个貌美的先堵住这斯的血盆大口,却被几个少年兵丁驱赶着押进一间柴房,顾半城此刻觉得,既然没有杀他,那就还有回天之力,待明日和他好好谈判一番再做打算!

        顾家书房内,李大人一边看着顾家的田地商铺房锲,一边寻思着人员配置,话说黑炭头接到信息后,估计天亮就到,但这么一来,原先村子里的防守力量就单薄了,看来得抓紧时间,训练出一支贴心部队,至少要达到自保的标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