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26 谁是鸡 谁是猴

26 谁是鸡 谁是猴

        城西深宅大院内,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把跪在面前的女子推开,而后按了下铜铃,未几,女子退出,进了一个小眼鼠须的男子:“老爷!”

        “顾七,那些个犯贱之人都看好了吗?没有遗漏?”

        “回老爷话,十七个贱犯均被他们押到了西城外屠宰场,那里三面都不靠,他们从西山下来刚好……”说完,顾七还用手比了个菜刀姿势!

        “嗯,看押他们的有多少人?武器如何?”

        “除去看守县衙的,那里只有十二人,武器嘛,也就两根铁筒子,其他劲弓强弩一概没有!只是,非要动用武力吗?整个县城谁敢不卖您面子?”

        “唔,有些事你不懂,自城南何老虎被灭,县里有些人跳得挺凶啊!”

        “那跟这色目县令?”

        “哼!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自以为当了县令就可以为所欲为,手也伸得太长了些,不杀杀他的威风,其他人还以为我一直在忍让呢,嗯,是时候让他们瞧我脸色行事了!”

        “老爷高计,可这回要是杀得太狠,那家伙会不会向上面递条子?”

        老家伙伸出枯瘦的手点了点:“你啊,让你多读点书就像吃苦药似的,不把他后台打听好,我能轻易动手吗?放心吧,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熟人,何况其他色目高官眼里只有钱,早就打点好了!”

        “噢,原来如此,那我们是不是下手狠点?”

        “只要不伤到那个小子,其他随便玩,嗯,听说他身边两个女子颇为貌美,城外的事解决后给他加点压力,如果不从,就再来回硬的!”

        看到顾七跃跃欲试的眼神,气乐道:“瞧你就这点出息,好吧,等我玩够了就给你尝尝!”

        夜色阑珊,初秋的凉月仿佛知道今晚有杀气,变得躲躲闪闪,西山上,一个满脸硬须,豹眼阔嘴的家伙一把扔掉了黑面罩:“直娘贼,老子在山里憋了这么久,出来还要带这劳什子吗?这次要不是在城外,早就杀他个血流成河了!”

        身边一个面白无须,眼神奸厉的青年道:“刘大哥,你可别坏了规矩,城西可是顾员外的地盘!”

        一听说顾半城,豹眼刘这才有些收敛:“这也不能,那也不许,我等做强盗的哪还有快活可言?抢几个小娘皮总不犯法吧?”

        “这个随你,但要先把正事办完才行!”

        豹眼刘愤然上马,挥鞭怒吼道:“大家伙,随我下山,杀人放火抢娘们了!”

        “奥呜,杀人放火去喽……”

        “抢银子,抢娘们……!”

        白脸青年看着这帮精虫上脑的野兽,不由点头大赞,多压几个月,士气果然大涨,有这五十多头野兽,区区十来个在什么话下?

        处于城西的屠宰场内,十来个青少年对将要面对的危险浑然不觉,当赵虎漏夜前来视察之时,他们除了明暗哨,其他人该干嘛干嘛,一点都不为山雨欲来而发愁!

        “都准备好了吗?如果对方人多势众,该如何应对?”

        王吉德指着院外的小木桥道:“从山道上下来,除非是用大量骑兵冲击,否则,短时间内不可能聚集多少人马,我们已经在木桥下安放了炸药,万一真的不敌就炸断木桥,那样就可以慢慢收拾了!”

        “哦?一次最多能放进多少?”

        “这个,我们还没有对魔法火球进行评估,先放二十来骑试试?”

        “保守了,一次放八十骑,两门炮都照顾得来,你们要是对新式武器有信心,包圆了也未尝不可,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就是不能赶尽杀绝,我还指望这些人立功呢!”

        “放一千个心吧大人,他们骑兵再强,也敌不住步枪大炮猛轰!”

        “嗯,方法不错,咦?这里怎么这么臭?”

        “还不是屠宰场留下的牛羊毛头多,猪毛也有,一坨坨堆在那里,时间久了臭不可闻,这不,原先的人闻不惯,又到城南重开了一个!”

        “牛羊毛?能分开吗?”

        “都一堆堆的,大体能分,太细就不行了!”

        “嗯,回头给严青去信,我们的纺织厂和肥皂厂有原料了!”

        “纺织厂纺羊毛我知道,这肥皂厂?”

        赵虎笑道:“你啊,一天到晚研究侦查,当初不是教过吗?羊毛得用碱洗!”

        “哦,我知道了,是油脂!这下好了,肥皂厂有油可用了!”

        “嗯,等棉花推广开来以后,有了大量棉籽,我们就不怎么缺油了,就这样吧,好好招待来宾,我先走了!”

        山道上,一队骑兵打马飞奔,苦边的枝条不时扫过,前面一个骑兵拨开枝条时松手慢了点,让身后一人恨了他一辈子!

        “啪!”光滑的枝条抽中了后人的脸庞,顿时把他扫落马下!

        豹眼刘大骂道:“该死的毛孩,你抽伤老八了,斜眼你送老八回去治伤,其他人继续行动,都特么注意点,再出岔子老子扒他的皮!”

        人群远去,两个哀声叹气的往回走,一个是疼的,另一个是心疼没能赶上杀人,都把账记在该死的毛孩身上!

        两人走得不快,老八的叫痛声又大,自然不可能发现,身后一人形如鬼魅,正悄悄跟着他们回头,此人自然是赵虎,此刻有点窃喜,好毛孩,省得自己动手了!

        一条盘山道拾级而上,地势自然危险,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赵虎感叹,这地形,什么寨门都比不上啊,要是在右边顶上再守点人,石头就能砸死人!

        果然,两个爬山的也不敢大意,早早就叫开了:“上面的小心点,我和老八回来了!”

        “啊,是斜眼啊,怎么回来了?”

        “别提了,老八被毛孩用树枝抽倒了,这倒霉催的……”

        声音渐渐消失,赵虎也在山道上埋好了地雷,暗叹得亏今天过来,要在平时,千军万马都别想攻开!

        一路快速追上,趁开寨门的山匪扶老八的机会,一个疾滚,躲到门后暗处,他身上披着茅草,黑暗里,谁也没注意。

        等人走后,赵虎闪进了山寨,略一观察才发现,此处原来是一座庙宇,不过已经被山匪所占。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土匪有文化,这不,大殿门上有三个大字,上书:老爷庙!

        再看两旁还有对联:老爷庙里住老爷,老爷在此似神仙!

        啧啧啧,笔力遒劲豪放,文水不错啊!

        绕到山后,才发现这里另有乾坤,一座小小的吊桥联通绝壁,直通后山,端的是好去处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没去惊动对面山头的土匪,只是在吊桥这头又安放了几颗绊雷,到时不管对面的人过不过来,这山头是占定了!

        山顶占地颇大,除了种植蔬菜,还有些田地,不过现在已经收割,只剩光光的茬子。

        农田后面,有一块跑马场,马棚里还有几十匹马,赵虎摸到马夫住处,两刀就解决了他们!

        嗯,夺得马棚,下面就可以对山匪开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