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24 李大人的手段

24 李大人的手段

        倒下的不止老王一个,其他诸如典吏、牢头等几个也想趁机出门,没想到李大人一点机会都不给,那话说得,当真是冠冕堂皇啊!

        “嗯,王县丞晕了,王朝你跟他是本家,就带一队人送他回家,顺便把那几个女佣人带回去,可不能老让县丞破费!”

        这特莫哪是关心,这是要破家哇,只听“嗝……”的一声,王县丞当场转醒:“下官没醉,没醉,不劳大人费神,这就回家送人过来!”

        “唔,王大人没事就好,既然要送,就先送到原先的太守府,哦,也就是现在的李府,那个秀儿啊,回头把这些人的头面首饰准备一下,要挑好的,不能落了李府的面子啊……”

        “不用不用,原先都有,都有!”

        一个个本县精英吓得落荒而逃,全然不顾面子,他们生怕慢走一步,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李大人又想出什么妙招来!

        赵虎微微一笑,站起拱拱手就算相送了,毕竟人家出了血,总得做个大度的样子吧?

        盼盼“噗呲”一笑:“我总算见识到主子的手法了!”

        “嗯,知道就行,回头我把马汉安排到酒楼,你也帮衬着点,这家伙也让人不省心,好好的生意不学,偏要学那厨艺,一个做不好厨子的车夫,他能当好一个捕快吗?”

        盼盼:“……………”

        下得楼来,回头问道:“我们的办公室,哦,县衙和住处怎么安排的?”

        “回大人,原先的县衙早就被守备府圈了进去,听说大人上任,他们就在府上开出大门,里面的修饰倒也过得去,至于住处,自然是在县衙后面,地方大得紧,随便住哪都成!”

        张师爷此刻春风满面,心里那个得意啊,就别提了,只不过机缘巧合,遇上了赵大师,从那天之后,生活的轨迹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不,以后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从此以后,自己又能长袖善舞了!

        赵虎背着手,在若大的院子里巡视,这哪里是大得紧?是很大很大好不好?回廊假山、雕梁画栋、小桥流水,不是吹的,住个三百人都还嫌空!贪官、贪官啊!有这种人当官,何愁金朝不灭啊!

        晚上,盼盼过来掌灯,看了眼赵虎后,轻轻把身子挨近:“大人,四十个女子都送来了,首饰头面、衣衫无一不齐,姿色上等的有七八个,其他均在中上,大人要不要见上一见,如果有中意的……”

        “盼盼,你知道我意不在此,以后也不可能坠入温柔乡,所以这些女子都要送到酒楼,你去找秀儿拿些资料学学,以后啊,在我手下,没有一技之长可不行啊!”

        语声不大,盼盼后背却已湿透,她捏紧拳头,强忍住泪水一字一句道:“请大人放心,盼盼一定痛改前非,唯大人马首……是瞻!”

        看到盼盼退下,赵虎呆坐了片刻,而后自嘲一笑:“呵,我本不擅长尔虞我诈,可也不是泥菩萨,今后这些烦心事,还是交由老张吧!”

        让吉德叫来老张:“先生,县里杂事烦多,以后还得多多靠你了!”

        “大人哪里话,这本就该是老朽操心,对了,那几个盐商还准备晾多久?”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一忙起来差点把他们忘记了!”

        “这也没什么,他们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

        “嗯,既然见不得光,那现在就叫过来,正好趁秋凉过后早日把盐田规划好!”

        看到眼前两个,为首一人皮肤黝黑,一条刀疤把脸分为两半,赵虎要是没上过战场,能被他吓出病来!

        另外一个也白不到哪去,满脸横肉还摇个折扇,真当自己是军师呐,说是盐商,其实就特莫盐匪!

        赵虎开门见山:“今天叫两位过来呢,一是之前合作不错,你们没短斤少两,本官也是真金白银,就是从今往后嘛,你也看到了,本官初掌一县,这用量嘛,自然远远不够,不知两位有何妙计?”

        为首之人姓严名青,心中暗道:“什么初掌一县?你之前的量两个县城都用不完,不过谁又会把上门生意往外推?”

        当即挤出一张恐怖笑脸道:“大人请放心,回去吾就让弟兄们连夜赶工,断不会缺了大当家,不,大人的用度!”

        还真拿自己当土匪了!赵虎也不点破,而是拿出两个小包:“先看看再谈。”

        第一个袋子一打开严青就懵了,用手点了些尝了一下,不敢相信又移给身边之人:“严浩,你也尝一下!”

        严浩看到这一小堆雪白之物就坐不住了,尝过之后声音颤抖:“这,这是青盐?不,青盐也没有这么好!”

        一切皆已明了,感情人家这是掌握了最好的制盐方法了啊,怪不得要那么多货!

        赵虎伸手示意,严青打开另外一个袋子,从内拿出一个小纸盒,略一查看,就推开抽屉,发现里面装的是一排排小木棍,木棍一头却是红色。

        “这,这是何物?”

        赵虎拿起一根,用红头往小盒侧面黑皮上一刮!

        “哧”

        一团火光乍现,吓得两人往后一仰,见火苗仍在燃烧,严青嘴巴都抖了起来:“这,这是引火之物?售,售价几何?”

        “嗯,一盒给你只作价十文,卖多少我不管,但有个要求,我不要银两,你拿生铁、硫磺或猛火油来换,可以给你加运费!”

        “可都是管控……”

        “对你们来说,管不管控有区别吗?”

        严青目光闪烁,赵虎不等他多想就提前说道:“别拿什么湖匪来做由头,你先回去按我的方法改造盐田,嗯,这法子可让你的产量翻上几倍,等下次运盐过来之时,我相信湖上早已清静了!”

        “丝!”

        几句敲打把两人震得不轻,连湖匪都能灭了,还有谁敢黑吃黑?算了,老老实实做生意吧!

        “不知是如何改造?”

        “回头有人跟你们回去,图纸、配件、制作方法也一并带上,几个可是我的精英人士,可得好好对待哦!”

        “一定一定,绝不会少一根毫毛!”

        第二天天不亮,沈家小子沈方就和护卫队小子李阳两人一起坐船离开,船上装着此去所需要的图纸和大大小小一堆轴承,这可是沈机熬夜做出来的滚柱轴承,虽说不如之前的滚珠轴承来得细致,大小也不是根标准,可总算解决了有无问题,他们这次带过去,就是要试验轴承的强度和寿命,同时,也要把风车给建造起来。

        这也是赵虎急迫的原因之一,磷矿打开了通路,氯酸钾或氯酸钠还远远不够,没有足够的盐,连火柴都做不成!

        可惜此时海边还停留在烧火煮盐的初级阶段,里面杂质多不说,自己需要的其他材料一个没有,这才冒险派出人手,当然了,他们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没人要的海肠子晒干收集起来,至于怎么用,只有赵虎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