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18 翻车

18 翻车

        应杨妙真的要求,带着几人先参观了一番后,赵虎就让人安排住宿,先把人安置下来,而后又一头扎进车床厂,对外面不闻不问了。

        现在基地内除了机床厂对外保密,其他地方并无多少见不得人的,赵虎也想让杨妙真她们看看自己的实力,到最后才有得谈,毕竟他现在人手紧张,也需要外援支持。

        杨妙真也不多话,每天带着众人四处观看,一有空就跟赵虎一起吃个饭,并聊聊钢铁产量,两人男的俊,女的俏,又都是双方头领,时间一久,自然互相吸引,只是杨妙真眉目间有一种淡淡的忧愁一直挥之不去,看向赵虎的目光也有一丝决然。

        炼铁炉、水泥窑、抽水机,这些超乎人力想向的物件,越看越是心惊,虽然没看到机枪连射,也对这边的工业产量感到吃惊,更令她满意的是,虽然医护组都是些生手,可经她们救治的伤员,还真没几个死的,自己要是有了如此强大的后援,以后再也不必担心了。

        看到最后,也暗自下定了决心,盖因赵虎这家伙,简直是块木头,都托人暗示过了,这家伙还是一直不吭声,每天就对那些冰冷的机械感兴趣,可老营那边,已快断了粮,要再不想办法,就要饿死人了。

        这家伙真是虚伪,每次看人都从下往上,明明眼馋自己,却老是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哼,早晚吃了你!

        这天,她终于鼓起勇气,说要找赵虎商量大事,赵虎不疑有他,领头来到办公室,回头对黑旋风道:“我要和杨头领讨论重要事宜,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双方护卫齐齐上前一步,赵虎自持有空间仓库,随时可以拿出手枪,所以对护卫队以肯定的眼神,杨妙真早就从朵儿那里探出了情况,对自己的身手更有把握,所以也严令手下随秀儿出去等候消息。

        赵虎关上沉重的木门,刚要回身招呼,突然双肩一麻,紧接着一双玉指点中自己的喉下,顿时封住了声音!

        杨妙真轻轻把赵虎提进里间,一把就扔到了床上,赵虎眼睁睁看着,满肚子话却无法叙说,这女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杨妙真却做出了令他大跌眼球的举动,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有一种攻无不克的暗器,为了争取主动,只有先下手为强,来之前我就决定好了,只要你长得不算差,我就以身相许,没想到一见面,比我想象中还帅气一些,这样我就更愿意了!”

        我勒了个去,你这么主动,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

        “怎么眼睛眨个不停?是不是不服气?不服气也没用,等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你就不得不接受我的条件了,来之前我已经看过,你是不出世的奇材,这里所有的新鲜事物,都离不开你,所以我这么漂亮,嫁给你也不算亏!”

        赵虎不说话了,想说也说不了,眼前妙曼无比的身材让他心跳加速,鼻血上涌,看着杨妙真的举动,他心中只有一句:老司机翻车了!

        杨妙真不愧为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驰骋过后,才解开赵虎的穴道,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叫了,是杀是剐全凭你一句话!”

        赵虎两眼看着天花板,我叫,我是男人啊,这大轮胎印子压在脸上,有何面目见人啊?

        “既然你不叫,那我就提我的条件了!”

        杨妙真把一块床单剪下,然后拿出一张单子:“那个步枪我要得不多,十条就行,火药你这里做的比别家强,来个二十桶,对了,别愁没钱,我带来数万贯,够你用的了,前提是把我的老营安在这里,对了,回头给我五百担粮食,我再送你份大礼!”

        赵虎默默整理完毕,一翻手,亮出一把手枪:“杨妙真,杨大美女,我承认我阴沟里翻了船,该我负责我不会推脱,但自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凭空想当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杨妙真浑身一震,果然小看了对手,这手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她一动都不敢动,朵儿的告诫再次浮入耳中,僵持了片刻,浑身一软坐到椅子上:“我说过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只要把老营养活!”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那里快弹,不,箭尽粮绝了吧?都撑不下去了,凭什么跟我讲条件?”

        “你良心哪去了?我可是刚给你了……!”

        “是你主动的好不好?好了好了,别哭了,有什么事慢慢商量……”

        杨妙真坐着不动,任由两行热泪盈眶而出,赵虎最看不得女人哭,一边帮她擦拭一边安慰道:“好了好了,我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就拿步枪来说罢,现在材料紧张,无法生产,而且色目人精明得很,只要有一支流落出去,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啊!要不给你把小枪吧?小巧玲珑,”

        “不,我就要大枪,我就要大枪!”

        “再吵一个都不给你!”

        “那好吧,你得教我怎么用……”

        冰释前嫌后,两人才开始正式了解,以赵虎的性格,怎么也要解锁一下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卿卿我我,反而忘记了时间,直到妙真肚子咕咕乱叫,才把两个从沉迷中惊醒。

        打开门,赵虎看到两方人马在门口剑拔弩张、虎视眈眈,大有一见不妙就动手的念头,不由怒道:“都楞在这干嘛呢?秀儿,你去田里看看,有什么瓜果蔬菜摘点过来,还有你们几个,都去猪场,挑两头大的肥猪解解馋!”

        “呀!”一听有肉吃,秀儿第一个跳起来,最近人口增加,食堂也变得抠抠索索,每天都有鱼打滚,除了偶尔吃点鸡鸭兔肉,好久没闻到猪肉香了。

        看她屁颠屁颠跑走,赵虎在后面叮嘱道:“辣椒摘些过来,青的尖的都要。”

        得,自从这辣椒种下去之后,到现在为止还没空尝过,秀儿不止一天盯上这些青青红红的作物了,今天终于得令,哪能不欢欣鼓舞?

        宽阔的水泥场上,大号铁锅支起,里面的水已翻腾,两头差不多二百斤的黑猪被放翻,黑旋风掏出雪亮的刺刀一把扎下,再拔出时,狂叫的黑猪已没了声息,大股的猪血涌进盆中。

        待血放尽,黑旋风拿刀割开四个猪蹄,一条长铁棍往里捅进后一通乱搅,而后,拿起赵虎递给他的打气筒拼命打气,不一会,整个猪身就鼓了起来,宛如被碰到的气鼓鱼!

        猪蹄已扎好,开水浇过,另外几个拿着刮毛刀,“刷刷刷”开动,很快一只光猪就已经成形!

        “下水都给我留着啊,另外有用呢,大肠用面粉搓干净,还有啊,板油肉白谁也不许吃知道吗?”

        一片哀嚎,张烈大着胆子问道:“师傅,油渣好香的,就不能留点吗?”

        “有五花肉还不行吗?猪油我有用!”

        “唉,又来了!”

        大块筒子骨烀上,大锅红烧肉加入刚刨来土豆,香气四溢,令人垂涎三尺!

        赵虎没有跟大家一起欢庆,家里好有人等着呢,当他把猪肝猪肚肥肠等处理完毕时,秀儿眼泪汪汪的拎着菜蓝子进门,赵虎一看到她红肿的嘴唇就怒了:“你偷尝了?”

        “看起来好漂亮,我没想到那么辣,呜呜呜……”

        在赵虎整理菜蔬时,杨妙真也在观察房间,不知什么材料,看起来跟整块石头似的,偏偏没有砖缝,摸在手上也粗拉拉的好难看,那家伙说等干了才能刷大白,该死的,大白又为何物?

        炉子也透着古怪,铁皮筒子通向外面,里面有三个红彤彤的火球,跟外面堆着黑乎乎的圆球一样,看似石炭所做,偏偏留着一个个洞眼,而且烧起来火力很大,不是说石炭有毒吗?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天黑时,小会计点燃了大烛,真是奢侈,这么粗的蜡烛价格绝对不低,只是这做工,实在不敢恭维!

        肉丝快好时,赵虎推入辣椒,“呲拉”一声,浓郁的香气再也藏不住,扑鼻而来!

        什么东西这么香啊?从来没有闻过呢!

        赵虎尝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嗯,果然不错,没有辣椒的炒肉丝是没有灵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