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10 人才与人口

10 人才与人口

        王朝没有等胖马过来,直接先带赵虎他们去人市,说起来挺可悲,之前大宋朝可是有着大量养济院孤儿院之类的公益组织,由府衙拨款养护,到如今,这些养济院早就门可罗雀,反倒是一直禁止的人市开始盛扬,因人市说起来太难听,县城自然不可能划分地址,只好和牛马市混在了一起。

        “快来快来,大辽国郡主,五十两,只要五十两就能抱回家……”

        “这边这边,各位,台上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双胞胎美人,长得一模一样,只要二百两,二百两全都领回去……”

        底下闲汉吼道:“这可不成,要是我眼拙,每天都抱着同一个,那还不得亏死?”

        王朝带头穿过吵杂的人群,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巷口,同时还不忘指点一二:“客官可别听那些人胡说,台上的女子看起来面容娇好,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真正好的都放在背地里交易,而且价格也不是他们所报的那样虚高,客官如真想买几个,小的到可以推荐一下。”

        赵虎正要说话,身后的衣服被人轻轻拉了一下,他微笑摇头道:“我可不是什么大财主,先照着原先说的看看吧,这些人可是要种田的,买个花瓶不怎么实用。”

        王朝心中也是纳闷,人家买的都是壮劳力,这位到好,尽挑没人要的少年,种田下不了死力气,吃得还多,算了,不管他了,谁让人家是金主呢?

        敲开角门,露出一个贼眉鼠眼的小老头,先探头看了看,发现只有赵虎和四五个少年,其中还有一个女子,心也放了下来,其实,他们这么多人一进市场,牙行早就派人盯着了,万一真有什么强龙,几个大户就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进入院子,在几个带刀护卫的虎视眈眈之下,贼老头接连打开几个屋门,赵虎差点被一股气味给熏晕过去,捂着鼻子道:“这大热天的,也不开窗通通风,你想让他们都得了病啊?”

        “客官有所不知,这些小子一个个都是属猴的,不但喜欢反抗,而且还特能溜,给他们留条缝,他们都能变成野猫!”

        赵虎面色不渝,本欲就此讲价,谁知老贼自己先开了口:“客官如真心想买,这二百零三个都带走,我也算省心了,价格可以降两成,再少一文都不卖了。”

        好嘛,瞌睡碰上枕头,赵虎也懒得再跟他计较,回身就让依依带人送钱过来。

        贼老头原以为赵虎拿出来的是整整齐齐的元宝,没成想都是一个个大银块,大的如狗头,小的如拳头,顿时哑然,赵虎道:“怎的,这不是银子吗?”

        “啊,是是是,只是没想到客官如此之豪!”

        称过之后,眼看到依依把多出的十块拳头大的又拿了回去,心里那个痒啊,就跟猫挠的一般,凡事都讲个完美,送上门的狗大户,让他把再银子带回去,那就是一个不称职的人贩子!

        心里盘算了一下,既然这个大鼻子喜欢扎堆买人,那就把那一堆也出了手,虽说罪还没完全定下,但到时候银子往上一堆,还不是嘴唇间的事?

        小眼珠子连转了几圈,立即凑上前道:“客官,我看你如此豪爽,眼下还有一桩生意,就是不知能不能吃得下!”

        “还有我吃不下的生意?”赵虎自从摸了银库,正愁没法装十三,当即挥手道:“只要看得上,咱不差钱!”

        原以为这里已经找不到啥好事,没想到另一个院子里的人群差点让赵虎咬了舌头,只听贼老头介绍道:“这些都是沈氏家的旁支,别看他们都弱不禁风,可奇技淫巧很是在行,要不是他们不奉旨北上,还真不能一锅端来呢。”

        “沈氏后人?海州的那一支?”

        问完话,赵虎舌头都开始颤抖了,沈大科学家啊,梦溪笔谈牛不牛?至和元年时担任海州主播,留下的这个分支,经百来年的沉淀,现已开枝散叶,一百多名家族人员当中,牛人不知凡几,捡到宝了,天大的宝贝!

        这大概是金朝看到北平中都被围,想找沈氏北上参与其他地区守城的,没想到下面小鬼念歪了经,不但把人抓起来,关键还能卖了!

        要,肯定得要,这些人只要到了自己麾下,将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可不能让他们去参与守城,从而泯灭于长河之中!

        当一个圆溜溜的金冬瓜滚到面前时,贼老头的眼珠子也瞪得和冬瓜一般圆,上前又啃又咬,下一秒,他就在心中定了计:老子不干了,拿着金冬瓜,有多远跑多远!

        财帛动人心啊,赵虎问道:“怎么样,够了吗?”

        “够够够,够了够了,只多不少,王朝,这个院子,不,这院子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你的,我先告辞!”

        贼老头驾着马车离开,一个跟来的大通护卫无声地跟上,这边,当另一个家伙发现赵虎把最后两块银子都买了衣食,知道再没有跟下去的必要,也趁黑不见了踪影。

        依依抓着最后的一小把碎银,满眼的遗憾:“我说师傅,你这也太能花钱了吧?刚才还两大冬瓜呢,现在比出来时还穷,以后呀,谁要是跟你过日子,准得被你气死!”

        “去,小丫头家家的,胡说什么呢?谁说我没钱了?银冬瓜多大你不知道吗?马车里至少还有一半呢!”

        “啥?马车?不是,我们人都过来了,就一空落落的马车丢在巷口,不都被人偷去了?不行,炭头,炭头!”

        “你急啥?该偷早就偷走了,要没人关注,不还在车里?为师这就陪你去看看。”

        “师傅,你心真大,啊!没丢,没丢,师傅没丢!”

        “好了好了,炭头,把这半边冬瓜抱回去。”

        再三叮嘱依依,不许抱着银冬瓜睡觉,赵虎这才揉揉脑袋,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王朝笑嘻嘻的凑上来:“客官,那老货也不知发什么疯跑了,留下好几个娇艳如花的小娘子,比白天看到的美了百倍不止,要不要我给你叫两个过来?”

        “去去去,胡说什么呢?今晚可是非常时期,谁也不能怠慢,包括你,知道吗?”

        赶走了王朝,又查看了一下七个弟子的守备情况,等回到门口时,发现天色还早,才七点来钟,不由仰天长叹:“早知道看一眼也好啊,装,装过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