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7 进城

7 进城

        从山中回来,赵虎反而更加忙碌不堪,村里所有人都被他指使得东奔西跑,棉纱要纺,田地要开垦,秧田要除草,肥料要集硝,事情一下子多出好多,原本人手就不够,这下忙得连做饭的时间都不够。

        无奈之下,老张只好让自家老婆子带上几个人,直接做起了大锅饭,还别说,有赵虎提供的大粒白盐和肉食品后,做出来的饭菜还挺香!

        “大师,我不干了,你看我这几天忙得,连梳妆打扮的时间都没有,人家一个女子,被你成天当男人使唤,再这样下去,我都成男子汉了!”

        吴秀儿把账本一扔,撅着嘴气鼓鼓的发起了脾气,有了充足的食物之后,这女人身材很快丰@满如初,要不是太忙,赵虎恨不得啃上几口!

        他把刚组装好的珍妮纺机丢在一旁,轻轻拥了一下秀儿:“好了,这个纺机做好后,大部分人手就能解放出来,你去把翠花和酸菜两个叫过来,我教她们怎么用这个机器!”

        吴秀儿白了他一眼,扭着妙曼的腰肢离去,看得赵虎心头悸动,可惜了啊,自己现在连个窝都没有,只能看不能吃哦。

        翠花长脸,酸菜团脸,这两人长相平凡,却绝对是最八卦的活宝,还没到门口,就把吴秀儿说得面红耳赤,只跟她们指了指院门,就捂着发烫的脸离去了。

        翠花一边进门一边嚷嚷:“这小妮子脸皮真薄,我说赵大师,瞧你人高马大的,到嘴的肥肉也不会啃?莫不是有什么隐疾?要不要我们姐妹帮你瞧瞧?”

        赵虎赶紧投降,这些农村小媳妇,辣起春能把大小伙给吓跑,文斗你斗不过她们,真要嘴上讨了便宜,她们有四五个就敢跟你动手,然后你所有的秘密都将爆光!

        到是酸菜,看到纺纱机后顿时尖叫一声:“呀,大师,这是什么机?上面怎么有八个蛋?”

        赵虎双手合十道:“莫要说笑,这是八个竖绽,也就是说,一台机顶八个人使唤,你过来,我教你怎么使用……”

        好吧,纺纱机非常先进,眼看到八个纱绽一起转动,两个顾不上揩油,很快投入到兴奋的工作中,这才把赵虎解放出来。

        珍妮纺纱机只是第一步,以后还有水力、蒸汽纺纱机、织布机,不过那得等有了足够的土地和棉花,眼下,有珍妮纺纱机,再搞个飞梭织布机就够了!

        走到村口,发现聚集了十来个人,看到赵虎过来,吴秀儿老远就喊道:“大师,快来,牛买回来了!”

        老张看到牛后欣慰地抚着胡须,没有牛的村子就像失去了灵魂,还好,赵大师把仅有的金银都拿出来了,否则还真没那个财力购买。

        牛有四头,两大两小,老把式田老耕轻轻抚摸着牛背,把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都拿出来喂牛,就像对待自己心爱的孩子,赵虎也放心了,有田老耕在,再多的牛都可以买来,只可惜现在资金紧张,满天下都在流行钞纸,就是民间不买账!

        话说赵岛主那里内部在使用交子,金国有样学样也在推行纸币,如不出意外,当铁木真发现这种快速敛财的好处后,做得可能比任何人强,只不过这几家都是光顾眼前利益,从没把准备金放在心上,导致的结果自然是信用日下,谁也不再相信,所以在民间,没有哪个会把纸币当回事,要买东西,得拿出真金白银,或者粮食、丝绸等物资等量交换。

        这不,当听说赵虎要带着八个学生进城走一圈,并大量买人时,老张第一个急匆匆就赶了过来。

        “你们这点皮货,就敢上街买人?恐怕连个人影都买不到吧?”

        老张说归说,做人还是不错的,当即把一个小包掏出往赵虎怀里一扔:“这是你给的银钱剩下的,还有我的棺材本,都拿去吧,出门在外,凡事多长个心眼,可别让人骗了拐了!”

        赵虎从口袋里随便抓出一小把细碎银两道:“有这些够进城的就行,还有张先生,我进城可是去挣钱的,你得赶紧挖个大点的地窑,别等我弄来大量银钱没地方存放。”

        “好,那我回头就找人重新砌座房子,顺便开个地窑。”

        这两天吴会计(账房)有事没事老往自己家跑,老张岂能不知?

        告别了村里送行的人群,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嗯,七个葫芦娃?反正就是七个小家伙,就像放飞的鸽子,不顾炎热的天气,蹦蹦跳跳、唧唧咋咋好不热闹,走在最后的赵虎也心中感慨:年轻真好!

        从村子进城颇为费事,东边是大湖,湖内有水匪,现在自然不是得罪的时候,一座不大却连绵的长山呈半月恰好包围在西边,这地形也令赵虎迷茫,因为跟自己的地图上一点不像,还好,大范围之内还没出差错,比如山的西边还是运河,北边县城的位置也没多大变化。

        八个弟子重新恢复了麻布衣衫,经过赵虎的因材施教,他们的思想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谁也没有在乎吃穿,把手中的勃朗宁玩出了花,这才是他们心爱的玩具,可惜快进城时被赵虎收进了背囊,说进城后再发给他们。

        从大山走出的一刻,眼前顿时一亮,蜿蜒的运河仿佛一条匹炼,从南到北都闪烁着夕阳的金光,河上白帆点点,船只穿梭,两边的农田阡陌纵横,稻浪随风起伏,宛若一副盛世美景,可见那个海陵王对基层管理还是有一套的,不过随着战事来临,这些表像也将像夕阳一般,无法再现!

        天黑自然进不了城,这么多人也不好找人家借宿,大家风餐露宿惯了,点起火堆,烤肉吃饭,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赵虎就开始给大家打扮,顺来的衣衫料子不错,经翠花酸菜的改制后,穿在大家身上很是合身,自己也用化肥厂实验室的材料,做出来一些颜料。

        依依的皮肤白皙,天生黄发,眼睛还带了点蓝色,一点都不用改,其他人都染得或黄或褐,脸上再涂白一点,顿时一个个都成了小色目,只可惜黑旋风那张脸,怎么涂都白不起来,赵虎索性再给他搞黑点,到最后,只剩牙齿和眼球是白的,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哈哈,黑炭头,你这下成昆仑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