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6 学好数理化 走遍天下都不怕

6 学好数理化 走遍天下都不怕

        刚一入眼,包括张先生在内的村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敢情赵大师这一趟出去,徒弟可没少收,几个小子的家长顿时眼泪汪汪:“他赵大师,你,你这是让我们家小子也当和尚了?可不能啊,我们家还等着传宗接代呢……”

        任凭赵虎口干舌燥的解释,这些家长都不肯原谅,死死拖住自家小子准备回去,可令他们吃惊的一幕再次发生,往日干瘦的小家伙只过了一个月,居然可以跟他们分庭抗礼,使出全身的劲都没能拖动分毫,等定睛再看时,才发现这些小家伙简直象春天的竹笋,一下子长高好许多,而且力气也前所未有之大!

        “爹、娘,你们听我说!”黑旋风轻而易举的甩开了两双枯瘦的大手,而后昂首挺胸道:“老师可不是让我们出家,这是给我们去虱子才剃头的,再说,你没看我现在长得很帅吗?”

        “帅,我儿子最帅了,就是这头发短了点,有点不好看,以后再也不能剃了!”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赵大师这是为我好才给我剃的,自从剃了发,我现在身上一个虱子都没有了!”

        “啥?没有虱子?怎么可能?”

        当下,老两口就开始扒拉着黑炭头开始翻检,可怜的黑炭头,无论如何挣扎,也没逃脱被当众扒开的命运,逗得一帮小战友哈哈大笑,不过他们的笑声还未落下,就被自家的家人同样扒开检查,一是看看究竟这一个多月有没有受罪,二是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在一个多月时间内吹气球般长大的。

        检查的结果自然十分满意,原本皮包骨头,瘦得跟排骨似的身躯此时已逐渐成形,并有向男子汉发展的趋势,大家如何不明白,赵大师这得下多大本钱,才把这些小子养得如此油光水滑啊!

        本来就是逃人,对身体肤发之类的约束早已不放在心上,他们关心的是自家小子跟大师出去究竟有没有受苦受累,哪怕平时能吃死老子,但毕竟血肉亲情,谁也不能抹杀!

        有了结果之后,这些家长自然十分满意,说出的话也令赵虎十分欣慰:“你看才出去一个多月,就成了小男子汉,可见大师是真的关怀你小子,所以咱可不能忘恩,要是大师缺少弟子,我看你也别推托,反正家里还有二子!”

        被擂得白眼直翻的黑旋风可怜巴巴地看着赵虎:“老师,我是他们亲生的吗?”

        “唔,从皮肤色彩上看,应该没出差错,不过你也别担心,要是他们真的不要你了,我也会保证你衣食无忧的……”

        这边十几个团住黑旋风,那边黄毛丫头依依也被大姑娘小媳妇吵得头大,一气之下猛挥双臂尖声道:“都别问了,一下子这么多问题,你们让我回答哪一个?”

        “先回答我!”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依依这才吃惊地看到,原来是老张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面前!

        “呵呵,原来是先生来了,先生可别听她们胡说,赵大师说过,头发越长,见识越短,所以,所以我才……”

        感觉身边的目光已经露出锋芒,唯有张先生毫不在意:“色目人当中,短发者甚众,所以我不会追究,我只想问你,此行跟着大师学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依依的大眼顿时亮了起来,哪怕已经不再拖鼻涕,仍用袖子习惯性的拖了一把才开口道:“学的可多了,有教我们设陷阱捕猎,有教我们算术、枪法,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大师教我的医术,这几天我学得可快了,我可以把受了伤的兔子剖开,接肠子、切坏肝,缝起来之后兔子居然不死……”

        “哇……”

        身边好几个女子捂住嘴跑远,太残忍了,这是一个小姑娘做的事吗?

        老张嘴唇哆嗦半天,光指着依依就是说不出话,好半天才猛的跺脚甩袖,转身就走!

        依依在后边补充了一句:“老师说这叫战场急救术!”

        老张脚步一顿,但仍然一言不发继续急走,他要去和赵虎理论一番,为何要往各人心中放入恶魔?

        看到老张怒气冲冲的过来,赵虎老远就高声喊道:“张先生,正到处找你呢,快,赶紧招呼人手开荒,那边一大片旱地得在一个月内开出来,下个月就要种玉米了,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粮食,可不是红薯能比的。”

        “我信了你个鬼,一开始忽悠我地瓜能亩产几千斤,我就当个笑话,又说什么土豆有几千斤,玉米七八百,这到时候牛皮要是吹炸了,我看你脸往哪搁?”

        “呵呵,只要乡亲们能吃饱饭,我要不要脸无所谓,这里是我连夜打造出来的农具,赶紧给发下去,早一天种下就早一天收获啊!”

        提起种田,老张自然不敢怠慢,立马招呼人手,拿起农具就干,可回头一想才发现,自己又被这小子给岔开了话题,罢了罢了,先开地,问罪的事以后再提!

        第二天一大早就下了地,自然把教书的事先放一边,不过老张心里自然一直惦记着,等吃过饭有点空闲,就迈步走向村口,想看看那帮小子有没有偷懒。

        “轻害李皮朋,谈蛋养佛耐,那美女归您,流入压甲盖…………”

        “金刚经?不像,大悲咒?不悲啊?”

        老张听了半天,椤是一句没听懂,急得大吼道:“停下,我说秦火,你这是念的啥经啊?不好好学习,背的啥玩意?”

        “我,这是赵老师让我背的元素周期表,老师说了,只要背好了,不管哪一种东西都在里面了。”

        “啥玩意儿?元素?那你跟我说说,除了金木水火土,还有哪几种元素……”

        “就是周期表里的这些啊,有一百一十八个呢,张先生,你才知道五个,我觉得你也应该学学才对……”

        “我,我学你个大头鬼,赵虎……赵大师呢?”

        “在那里教大憨二憨记账呢,听说是什么复式记账,把两个懒虫累得不轻,不过老师说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走遍天下?还真能吹,夫子也不过只游了七国,不过数理化又是何物?这家伙老是拿新事物让人猜,唉,我真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