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5 育苗

5 育苗

        李怀魁、张猛、张烈、王吉德、苗准、陈铁机、秦火,还有一个黄毛丫头赖依依!

        七个小子,一个丫头,穿着赵虎提供的衣服,很是别扭地站成一排,这衣服都是用扣子的,腰上还扎着皮腰带,脚上的翻毛皮鞋也挺新鲜,可穿在身上就是有点别扭,赵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又不会针线活,仓库里有什么就给他们穿什么得了,看起来还挺顺眼,要是再戴上帽子,活脱脱一排儿童团啊,就是脚上的鞋子有点不太好看。

        默默点赞后,一帮小子开始狼吞虎咽,瞧他们的吃饭速度,赵虎就知道自己的方法成功了,至少,在近期内,这些能吃死老子的家伙绝对不敢生出反抗之心。

        晚饭过后,依依自觉地收拾起饭盒,其他几个少年当中,只有苗准和陈铁机看不过去一起帮忙,至于不动手的家伙,赵虎自然有办法让他们忙起来。

        “你们几个跟我过来,先教你们如何设置些小机关,以防晚上有野兽出没,对了,李怀魁,你安排一下,今晚你们几个轮流值夜,我可告诉你们,我会随时查哨的,谁要是偷偷睡着了,准得有他好果子吃!”

        李怀魁在当中年纪最大,已经有十六了,加上个头高大,显然已把自己当成了小头目,当下拍着胸脯道:“大师放……不,请老师放心,值夜的事包在我身上了,谁要是敢睡着了,明天我把他摔个大马趴!”

        “嗯,有信心就好,不过你可得做到公平公正,我可不希望你明天早上跟失误的人一起受罚!”

        “放心吧老师,我保证公平,这样,等会我就站第一班岗,给大家做个榜样!”

        张猛张烈对视了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谁都知道第一班岗好站,这家伙看起来又黑又傻,结果比谁都精!

        依依拎着马灯,赵虎指导七个小家伙挖陷脚坑、设弯枝弹射、套脚绳、枯枝踩断警报等,层出不穷的花样顿时吸引住了这些半大小子,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要上前试验,不顾疲惫的练习了一阵之后,才在赵虎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回到临时住处。

        李怀魁得到了一把钢刀,身边还有一个计时用的闹钟,虽然他对这个能自己走针的小玩意很吃惊,但当下的注意力还是被手中的钢刀给吸引住了,刀长两尺用余,刀身狭长,在淡淡的月光下一鸿如水,伸指一弹,竟隐有风雷之声,宛若龙鸣!

        “好刀,好刀啊!”

        有心想拔根头发来试试刀锋,一摸脑袋才知道已成葫芦,只好作罢。

        少年的心性轻捷跳动,有心想找几根树枝试刀又怕触发布下的机关,于是,在最初的热情过后,黑旋风开始关注闹钟的嘀嗒声和周围虫鸣的频率关系,渐渐得出结论,这些虫子在长针跳两格时就会叫一次,两格一次啊两格一次,咦,怎么感觉有点冷?

        睡梦中的黑旋风陡然惊醒,霍然发现,自己的长刀竟然插在脑袋旁边的地上,而刀把上还飘着一张字条:你已经死了!

        “啊……!”

        李怀魁的叫声在夜晚格外动人,惊得其他几个连忙从帐篷中爬出,慌乱中,张猛还触发了机关,被一根绳套套住脚腕给吊上了半天空!

        好不容易把张猛放下,黑旋风才在众人责备的目光中感觉到回魂,不过这一惊也把他的瞌睡虫赶跑了,原本还想继续值守,却被张猛给赶了回去:“好了,时间也到了,你这一惊一乍的,别人休想睡觉,还是我来吧!”

        张猛、张烈、王吉德三人中规中矩,没出什么岔子,不过回来时都带回一张字条,自然又被老师给阴了,轮到苗准时,这家伙动了点小心思,把自己深深藏在一棵大树下面,并用落叶埋住身体,心想只要自己不瞌睡,老师就是再精明,也逃不过自己的法眼。

        定力不错,等时间快到时,也没发现有人入侵,只是他感觉自己后背有点发麻,猛然回头,却发现身后一棵大树叉上,竟然多了一副竹弓,而且挂着的箭支上也飘着一张字条!

        每个人回来都轻手轻脚,但其他人早就没了睡意,自然上前询问一番,结果当然是垂头丧气,感觉赵大师简直就是个鬼影子无处不在,害得依依提心吊胆了一夜,结果没轮到她值守天就亮了!

        赵虎看着一个个搭拉着脑袋的小家伙很是得意,笑着问道:“我说你们这是咋了?一晚没睡好吗?怎么个个无精打采的?要不要给你们来点热身运动?”

        按说清晨天气凉爽,跑起来应该格外开心才是,但很快,这帮小子就在心里把赵虎给骂死了,露水打湿了衣服不说,各种枝条、荆棘扎得浑身疼痛,要不是看在早饭的面子上,谁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当浑身湿透的小家伙们到达预定地点时,赵虎早已架好火堆,烧好了早饭,并调侃道:“我说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走个山路比小脚老太太还慢?怎么?还不服气?我在你们后面出发的吧?早饭都烧好了,还有,你们走过之后就没想到把自己的行踪清理一下?刚才怎么交待你们的?”

        “你……好吧,大师,我们错了……”

        “嗯,知错就要改,鉴于你们昨晚没睡好,今天的任务就简单点,每个人领取一个陷阱任务,要求也不高,同样的陷阱不管你做几个,只要有一个不被我发现,中午就多吃一块大肥肉,当然,要是都被发现了,那他的肥肉就要送人喽……”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七天之后,八个小家伙在丛林中健步如飞,甚至能在极有限的时间内清理掉自己每一个痕迹,还能做出各种陷阱,并且,每个人都能根据周围环境,很快识别出方向,而且,他们的食物也不再依赖赵虎,而是可以用自己的思想和手段获得各种野味,当然,要是没有火种,生吃也不是不可以!

        心中把又毒又坏的赵虎骂得狗血淋头,但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体重、灵巧度、速度等各项指标早已突飞猛进,此时,如果再给他们发一套弓箭,完全可以跟初进丛林的猎人进行比试,说不定还能获得小胜!

        弓箭赵虎自然没有,当大家已经适应丛林行走,并可以简单识别草药知识后,他拿出一杆长长的步枪,坐在草地上慢慢分解并认真讲解。

        “这是三……栓动步枪,总之,你们只要知道它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武器就行了,他不同于当下的喷火铳,也不同于军队里靠点火引药的神机铳,不怕水、打得远、一枪致命,我现在告诫大家第一个知识,那就是永远不要把枪口对准自己人,不管在任何时候!”

        说这话的时候声色俱厉,吓得小家伙们心神一凛,好家伙,原来赵大师竟然有三只眼,看起来好吓人,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天神?

        “步枪结构:准星、枪管、枪机、枪托……”

        每个人都认真去看,去听,他们在这一阵的训练中,早已总结出经验,那就是赵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有特别用意,谁要是疏忽掉任何一项,准得有好果子吃,而且还是苦的,人群中,以苗准眼光最为光彩,这步枪,天生就是为自己准备的,好想早点上手,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秧苗早已移栽完毕,话说这批稻谷还真的不错,育出的小秧比以往青绿不少,而且棵棵健壮,看得插秧的人心头大喜,赵大师带来的东西果然神奇,就是不知那个花生种下去会不会有点迟,黄豆的产量到底能高出多少,听说秋分过后,还能赶上种一茬土豆,不知又是何物。

        这一个月来,可把老张忙坏了,早上要教学生,上午得给各家划分田地,好多旱地还得开垦出来种植红薯,听说红薯苗可以喂猪,等他们回来就可以一起去城里采购小猪小鸡了,可惜现在村里穷困,不知赵大师在山里有没有猎到野味,拿些毛皮去换些鸡鸭也还不错的,至少这里紧靠大河,养鸭那是无本取利啊!

        “回来了,回来了……”

        二憨气喘吁吁的叫声惊动了正在看红薯秧的老张,他闻言笑呵呵地问道:“谁回来了?”

        “当然是赵大师他们啊,还有,还有黑炭头他们带了好多肉!”

        “你啊,就知道吃,当时怎么不跟着一块去啊?”

        “我和我哥得看库房,这是先生教的,所,所以……”

        “嗯,好,你们兄弟俩做事我放心,走,这就去看看赵大师他们带回什么猎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