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铁流铸宋在线阅读 - 4 训练从剃头开始

4 训练从剃头开始

        老张家的公鸡着实讨厌,天不亮就开始练嗓子,你叫就叫吧,刚扯上半声,就象被人勒住了气管,下一口气没接上,估计喘息了好半天才吼上下半句,这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声很快让赵虎也为它担心,要不是看它全身才几根毛,都想亲自去厨房烧水了。

        睡是睡不着了,东方也刚露出鱼肚白,赵虎索性起床,先到村外跑几圈,常年形成的习惯可不是说改就改的,而且经常锻炼也不会让身体机能失去应有的反应。

        夏日的清晨很是凉爽,微风吹拂着丝丝柳枝,不时扫动水面,每动一下,就有几朵水花泛起,偶尔还能听到“哗”的一声水响,不用说,肯定是大家伙在翻身!

        岸边的芦苇翠绿,里面不时跳动着一只只黄绿相间的小不点,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芦苇尖上,一只浑身绿得发亮的翠鸟高傲地站立在上面,仿佛看不起下面这些黄鹂小鸟,下一秒,翅膀还未展开,就一头掠过水面,再抬起时,嘴里已叼着一条不停挣扎的白条!

        再跑几步,两只傻傻的青鹤这才“噗鲁鲁”从水边飞起,拖在后面的两根细长腿,能让许多美女自愧不如!

        赵虎深吸着水边湿润的空气,心情大爽,越跑越快,到最后化为一道残影,那速度,要是被人看到,绝对不以为这是人跑出来的。

        回到村口时,老远就听到朗朗读书声传来,看来,老张这个钱粮师爷做起先生倒是挺称职的。

        屋里狭小,赵虎只好端着木盆到河边洗漱,健壮的身躯被河水冲洗过后,散发出片片光泽,看得前来报道的吴阿秀连咽口水,恨不得上前啃上两口:这才是真男人啊,有粮有肉,又有学问,看来真得找个机会!

        早饭是和吴阿秀一起吃的,这丫头来前明显打扮过,长长的黑发梳了个大辨子,随着腰肢的扭动来回跳舞,看得赵虎一楞一楞的,这要是散开来,那得多动人啊!

        不过他现在可不能露出任何表情,吃完早饭就从屋内拿出几袋子粮食交给老张:“张先生,这是我带来的稻种,我看水田还有好多地方没插秧,在我出去这阵子,劳烦你先把这些稻种先浸一下,然后再育秧苗!”

        老张解开口袋,抓起一把稻子瞧了瞧:“嗯,颗粒饱满,都是精挑细选的,留下的那些水田,栽这些秧苗确实正好,可就是地力不够啊,原本我们准备今年种些茨菰菩提什么的,要不等到来年?”

        “地力?”

        赵虎问了一番才明白,原来水田并不是万能的,农人取水不易,都是用人工踩水车提水,所以这些水田上田能种两季,差点的只能种植一季,等收获过后,就得往田里撒些水草淤泥,来年插秧前还得提前把米田共沤上,这样,长出的秧苗才有活力,而且,平时人们对肥料也很珍惜,农闲时有人专门拿着个兜子到处拾贲,就是为了得到哪怕一点点肥料!

        “先生不必担心肥料问题,还请你先按照我的方法,把这稻子晒上两天,然后,用一斤石灰一百斤水的比例兑好再进行浸泡,记得最少要浸两天两夜才有效果,还有泡的时候不能搅动,防止把上面的那一层膜给破坏了!”

        大师说的方法肯定有道理,尽管不太明白,但老张决定还是要照做,说不定这稻种经过石灰水浸泡就能增产呢?之前不也有人试过用开水兑冷水浸种的吗?可惜就是不肯说出兑水比例,害得其他人想试又不敢,毕竟种子金贵,平时就算饿得吃树皮,也不能动一粒,谁又有那个闲心去试验?浪费种子会遭雷劈的!

        时不我待,赵虎和老张及账房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兴匆匆的来到村口晒谷场,准备带领手下进山训练,结果一看之下顿时傻了眼!

        七个,只有七个小家伙,另外还有一个拖着鼻涕的黄毛丫头!

        人家宋押司一百零八将不谈,老马还十八罗汉呢,到自己这,居然只有七个未成年的小东西,开什么玩笑?七个小矮人?外加一个白雪,不鼻涕公主?不带这么玩的吧?

        老张也有点尴尬,只好轻声解释道:“近期农活还有一些,家家都舍不得,这几个,要么就是饭量奇大,快吃死老子的,要么就是脑袋一根筋不肯转弯的,还有就是喜欢搞些乱七八糟的事,差点把家给拆了的,所以他们家人才肯松手放过来!”

        “我……算了,七个就七个吧,哦,对了,算上那个黄毛丫头有八个,已经算不错的了,张先生,村里我已经留下粮食和棉花,这一阵就请你认真督促一下了!”

        张择摆摆手笑道:“大师无偿提供棉花供大家做衣衫,哪家不是开开心心的,不用我督促,他们今晚就能熬夜摘棉纺线,还有这种子可是关系到各家各户的生死,哪个敢不用心,你尽管放心进山吧,这里有我,出不了事!”

        的确,最近农忙,赵虎也不担心有什么人会不开眼跑到这穷乡僻壤来,只有到秋收后,打秋风的才会络绎不绝,不过到那时,就得看自己的脸色好不好了。

        夏日炎炎似火烧,走了大半天的八个小人苦不堪言,不过在中午吃过赵虎提供的美食过后,每个人心中又充满了期待,这都进林子拿出帐篷了,晚餐应该更丰盛吧?

        果然丰盛,在大家齐心协力搭好三个帐篷过后,赵虎直接拿出几大块肥肉,剁巴剁巴就扔进了架在篝火上的吊锅里,各人的心也随着肉汤开始翻腾不已,总想在赵虎面前表现得勤快一些,好多分片肉来解解馋!

        “好了,肉也炖上了,帐篷也搭好了,不过在这之前,先得让你们讲讲卫生,我可不想让头上身上滚满你们带来的虱子!”

        “大师这话就奇怪了,这年头谁身上没有虱子?我听大人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大家说是不是啊!”

        “哈哈,豁牙你是怕你家债太多,吓得人家邢老财不敢上门了罢?”

        “谁说个个头上有虱子?秀儿姐姐就没有!她天天洗澡来着,还给我捉过呢!”

        黄毛丫头用闪光的衣袖一抹鼻涕,伶牙俐齿地反驳,看得赵虎一阵心惊,这袖子,也太牛了吧?

        “你再捉也是一头黄发,难怪有人说你是色目人生的!”

        “你才是色目人,你全家都是色目人!”

        小姑娘被戳到了痛点,顿时尖利的反驳起来,不说不知道,赵虎仔细一看,还真是不同哎,小姑娘别看有点邋遢,可皮肤比平常人白多了,而且眼睛也有点深陷,典型的混血美人坯子!

        被他们吵得有点头大,赵虎立即叫停,然后笑眯眯地说道:“好了,我也不给你们捉虱子,但保证以后每个人身上头上都不会再有,那个,小黑炭,你先来?”

        “我不叫不黑炭,我大名叫李怀魁,外号黑旋风!”

        “哟嗬,还真把自己当李魁了啊,好吧,黑旋风,我看就你先来吧!”

        一把拖过半大小子,两腿夹住他的手腿,然后,一把雪亮的剃刀就亮了出来!

        头皮一凉,黑旋风就惊叫着扭动起来:“你干啥?为何要剃我头发,老师说,身体肤发授于父母,不能乱剃的!”

        “别动,再动就拉一条血口子了,还有,老张那是老黄历了,现在我才是你们的新老师,我告诉你们,头发不过是一种角质层,跟人的指甲一样,剪也还会长出来,你们老师不剃头,难道也不剪指甲吗?剪了指甲跟剃头一个意思!别动,还想不想吃肉了!”

        也许听说能长,也许是敌不过肉汤的诱惑,又或者,天气实在太热,剃掉长发后反而凉爽了不少,总之,敌不过赵虎的黑旋风终于被剃了个光头,伸手摸了摸,反而哈哈一笑:“还别说,剃了头真的凉快啊!”

        有了初一就有十五,七个小家伙都被剃过后,黄毛丫头才弱弱地问了一句:“大师,能不能给我稍微留一点点,就一点点,我,我不想当尼菇!”

        “好,好,给你留一点,不过也不能长,而且得勤洗头啊!”

        “嗯,我会的,我要跟秀儿姐姐一样勤快,天天洗澡!”

        清理完头发后,赵虎又让这帮小家伙赶紧脱掉身上的衣衫去河里洗澡,当然,黄毛丫头得自己另找地方,毕竟十二三岁已经懂事了,不可能再聚集在一起。

        等他们下河后,赵虎直接脱掉了自己的粗布衣衫,连同他们所有人的衣服,头发,一股脑都扔进了另一个火堆,里面传出的噼里啪啦声响听得自己头皮发麻,幸亏都烧了,不然,自己再怎么搞都无法清理干净,嗯,既然要改造世界,那就先从卫生抓起吧,不过小孩好搞,大人难劝,以后只能另想办法进行卫生宣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