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英公务员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合作成果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合作成果

        “帕梅拉可快回来了,你还敢来。”玛格丽特面带红潮,显然对这一次的正骨效果颇为满意,心情大好之下对人民公仆也揶揄起来,“天天待在白厅对着枯燥的文字,不烦么?”

        “每每看到其他国家的新闻,都让我心情愉悦。”艾伦威尔逊大刺刺的坐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恶趣味。

        他就是这种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枯燥倒也枯燥,和欧洲国家纠结英制和公制,公立学校是否收回过高等等。

        玛格丽特公主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公民都很关心的问题,英国的公立学校其实收费水准还好,大概是一个英国公民年收入的百分之六十。

        如果这不是因为他本人所带来的改变,那么肯定会比原本的英国要强,因为他真的把公立学校的教材填充了不少,基础知识的填鸭式教育肯定是很够分量的,肯定不可能像是二十一世纪的自由世界那样,把人教成了识字的白痴。

        按照这一套他亲自关心出炉的教材,英国的学生长大之后肯定具备一些初级键政人才的基本素养,打到喝多了吹牛逼的水平绝对不是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知道两级冷赤道热,人种不同、文化优劣的基础知识。不要小看这一点,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还跟本达不到这个水平,面对自己不认识的事情还喜欢发表高论。

        假如有一个案件,警方通报是轻伤,舆论一片哗然,各路人马抓住轻伤这个问题发表高论,往阴谋论上靠,这就不一定是公布的情况有问题。而是大众对刑法认识就只有这个水平。

        轻伤可不是字面意思上的没什么事,这已经算是非常严重的伤害,以艾伦威尔逊亲身经历的有限事件来说,只有两次算是重伤范畴的事,一次是两颗门牙,一次是眼球摘除,伤害鉴定是有标准的,门牙掉了算重伤,其他牙齿就不算。

        “我在新德里的时候,曾经嘲笑印度人懵懂无知都不知道自己在活着,你以为英国公民强多少么?强不了太多。”内阁秘书长对本国的公民阶层发出了肆无忌惮的嘲笑,“不过他们也不需要多想,由白厅替他们就足够了。”

        “我好想听谁说过类似的话?”玛格丽特公主带着回忆之色,这种话他绝对听说过,在世界大战之前,好半天才道,“我们的爵士,难道你是自比领导德国的元首么?”

        国社的风潮曾经在世界各地都传播很广泛,爱德华八世就是因为亲德思维,最终不得不退位,玛格丽特公主当然回忆起来了这个名言是谁说的。

        “亲爱的,不要这么激动嘛。道理是相通的!”艾伦威尔逊不在意的摆摆手,轴心三国的共同点其实也并不多,德意日三国的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战败国,剩下都是在战败国的身份上总结出来的。

        莫斯科机场,阿列克谢耶夫拖着行李箱,姐姐斯韦特兰娜则叮嘱着出国工作的弟弟,并且转达着母亲的嘱咐,“母亲让你不要想太多,工作需要轻松愉悦的心情,被影响到只会给你带来困扰。”

        “姐姐,我知道了。”阿列克谢耶夫张了张嘴无奈的点头,然后道,“要看着母亲,她身边有些曲意奉承的拥趸,酒精那种东西最好要控制一下,母亲现在已经不复年轻时期如同运动员一般的强健体魄,而在意志力这个方面,我不说你也懂,依赖酒精对身体没有好处。我这一次从伦敦赶回来,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被吓一跳。”

        “我会照看母亲的,你也知道母亲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你。”斯韦特兰娜摆出姐姐的威严,却没有让眼前的弟弟凝结的眉头打开哪怕少许。

        “知道了!”阿列克谢耶夫叹了一口气,心说你哪知道我这一次回来遭受到了多大的冲击,并不仅仅是因为母亲酗酒过度要住院抢救,关键是那些不能说出口的对话。

        最终苏联最有权势的女人是没什么大问题,在优厚的医疗条件下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的福尔采娃倒是认识到了自己的草率之举,派出女儿过来说什么轻松的心情才是工作的本钱,他现在哪轻松的起来。

        作为一个肃反工作者,阿列克谢耶夫自认为可以做到沉着冷静,事实上他也认为自己做到了,除了这一次。

        “这两天我总是冥冥之中,觉得有事情要发生。”艾伦威尔逊来到费雯丽这里,嘀咕着自己的第六感,好像察觉到了身上的因果之力。

        “你做了这么多坏事,现在才想起来忏悔?”费雯丽撇嘴,不相信这个坏人的每一句话。

        “我做了多少坏事?算不算在新德里时候?”艾伦威尔逊呲着牙,对着大英国宝回忆起来了彼此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忆。

        费雯丽撇嘴,拿出来了带子播放起来,这都是从孟加拉记录的第一手信息,里面充斥着巴基斯坦政府军队抗议者的暴行。

        这种影片是不能带梦露一起看的,因为那个性感大妞真的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有着出身底层朴素的善良,这种影片别说是亲眼看见,就算是知道,都会颠覆无上权威在她眼中的形象。

        军车与难民挤作一处,乱成一团。由孟加拉逃出来的难民目光呆滞,疲惫不堪,肩扛各种破烂行李,一个小孩竟怀抱一只鸡。突然身旁响了几枪,可不见有人倒下。

        一个男人双手一撑,爬上一堵矮墙,这时枪声不断,人群大乱,可就是看不明白子弹从哪来。

        看着影片中的记录,艾伦威尔逊不由得摇头,对费雯丽道,“看来还是不行,太真实的记录不利于传播,太血腥了。还是一些塑造出来的段落更加有利于舆论操控,着重于拍摄女人和孩子,最好在加上一些化学武器什么的。”

        “那怎么办?”费雯丽不太懂,这些真实记录用不上,难道还能伪造么?那不是假的么?

        “这简单,印度有什么洒红节,不缺那种抹在脸上白一道红一道的颜料,普通人那懂什么化学武器?还不是我们怎么说那就是什么,就算是少数几个人明白事理,信息洪流也足以淹没他们。”艾伦威尔逊信心满满的道,“再配上一个经典镜头,到时候就能激发出来公民们的同情心了。”

        叙利亚战争大名鼎鼎的白头盔,那可是英国一手建立的,这个组织活跃在阿拉伯各国,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对于印度方面的蠢蠢欲动,伦敦也心知肚明,英国虽然没有u2那种高空侦察机,但在这个世界英国提前布局了航天业,由独立于美国之外的间谍卫星网络,在伽利略系统完成之后,更是如虎添翼,对印度的军事调动也了如指掌。

        有这个基础,费雯丽就还有把真实记录变成真假参半白头盔的剪辑时间,因为国防部判断印度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恰在此时,英迪拉甘地的欧洲之行开始了,第一出访国是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随后她还会出访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然后是意大利、联邦德国、法国和英国,两大阵营都有,表示印度一直以来的中立立场。

        “苏联大使馆邀请常务次长看球赛!”拿着话筒的艾伦威尔逊有些惊讶,他还真准备迎接印度总理的到访呢,“好吧,不就是看场球么。”

        “真是有意思。”艾伦威尔逊放下话筒不明所以,忽然自语,“前几天维克托不是回国度假了么?”

        无上权威少见的想不明白这件事,堪比他最近半年一直偷偷做着戴高乐病故的行程安排,人家法国总统的位置还很安稳一样,这可能就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戴高乐的身体还挺硬朗的。

        那就约定去安菲尔德球场看球,这个年代的英国球场还充斥着站票,这样也更加能够感受到足球氛围,是撒切尔时期总是出现球场事故,英国足球场地才改成了座位,不过既然是女首富投资球队的主场,安菲尔德球场正在对看台做出改进,分批次安装座位。

        艾伦威尔逊自然不能选择主看台,他比较喜欢登高望远,明明是在看球却隔绝世外,然后阿列克谢耶夫应邀而来。

        “怎么?克格勃现在已经完全接手大使馆工作了么?”艾伦威尔逊带着惊讶的口吻道,“也许我们应该考虑考虑,驱逐一批苏联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了,以大使馆外交官进行工作范围之外的事情,这个借口怎么样?”

        阿列克谢耶夫自顾自的坐下,没搭理衣冠禽兽,“前一段时间,我的母亲身体出现了一点问题,我回国了,看到病床上的她我很难过。”

        “那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艾伦威尔逊脸上带着真挚,文化沙皇毕竟不同于一般人,值得他表达关心。

        “威尔逊爵士!”阿列克谢耶夫用意味莫名的目光盯着对方,“母亲告诉了我一件事,当然我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我出生于一九四六年五月。”

        “那又怎?嗯?”艾伦威尔逊说到一半,一下子陷入到了当机中,眼睛盯着文化沙皇之子的轮廓,“你,这个,其实,错误是难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