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62章 独排众议

第262章 独排众议

        三军汇集之后,又整顿了两日,终于整装出发,离开莫州城,向雄州进军。

        次日一早,各军便依次起寨拔营,浩浩荡荡往北而去。

        率先出发的便是刘延庆率领的西军精锐,包括杨可世的白梃兵。

        随后则是中军,中军由锦衣卫、京师禁军,还有童贯的亲兵——三千胜捷军精锐组成。

        最后才是杨惟忠统率的河朔禁军。

        ……

        住在莫州城内的宣抚使副使蔡懋,知道今日要出兵,用了早点之后,也开始整理行装,准备随军出发。

        这次在莫州城待的时间长,蔡懋也学了乖,为了减轻马背上的苦楚,特意在城中找裁缝做了一个棉制的马鞍垫子,避免那马鞍磨得大腿生疼,而且莫州到雄州,也不过四五日的路程,凑合一下也就过去了。

        虽然不能乘车,但是作为副使的蔡懋,配的随从并不少,带的行装更是能塞满两大车,众随从收拾了老半天,总算将一应行李收拾完毕,装好车在府门前等候。

        蔡懋端坐在内宅之内,正在自斟自酌,毕竟这一路想要饮酒,就没在莫州城内方便了。

        就在此时,一名侍从急匆匆而入,恭声道:“启禀大人,前军已出发,宣抚使大人和都统制大人请大人前往北门集合,随中军一通出发。”

        蔡懋听得那侍从的禀报,当即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走!”

        说完,领着众侍从大步走出内宅。刚刚走到节堂,突然肚子里传来咕咕咕一阵怪响。

        蔡懋脸色一变,只觉腹部一疼,紧接着一股火山即将爆发的感觉涌了上来,令他有种欲仙欲死的念头。

        “你等在此等候……”

        蔡懋话未说完,便捂着肚子直奔雪隐而去。

        刚刚脱下裤子,便只听风雨交加,雷声大作,排山倒海,畅快淋漓……

        接过侍从递过来的丝绸,细细擦净之后,蔡懋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精神抖擞起来,率着众侍从继续往府门口走去。

        咕咕咕~

        刚刚走到门口,又是一阵怪响传来,惹得蔡懋脸色大变,然而不等他细想,那种如同万马奔腾、江河决堤的感觉的催促之下,只得转过身来,捂着肚子,提着裤带,健步如飞,再次朝雪隐疾奔而去。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之后,蔡懋再次起身,是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

        “怕是吃坏了肚子……”他心头一阵哀叹。

        这一次,他学了乖,并未立即离开雪隐,而是回到内堂之内,令人倒了一杯热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果不其然,一杯热茶刚刚下肚,肚子里又咕咕咕的一阵雷响,惊涛骇浪,喷薄欲出,蔡懋满脸苦色,再次提裤而出。

        就这样,半个时辰一连来了四次,蔡懋的脸色已变得十分苍白,走路都快走不稳了,脚下虚浮如同被吸干精气一般,在两名侍从的扶持下才勉强回到了内堂。

        外头一名侍从急匆匆的奔了进来,高声喊道:“中军已拔寨起营,宣抚使大人急请大人出发!”

        蔡懋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结果那种欲仙欲死的会感觉又涌上心头,来不及回话,便又急匆匆而去。

        一名年长的侍从摇头苦笑道:“副使大人吃坏了肚子,今日怕是出行不了,请速速回禀宣抚使大人,我去城中找个好郎中过来。”

        就在蔡懋叫苦不迭时,他的搭档蔡攸,情形也与他一致,在内堂和雪隐之间往返。

        莫州城北门。

        旌旗如云,刀戟如林。

        数万北伐军精锐,严阵以待,大军之中一杆杆绣旗随风猎猎招展,中军大旗之下,赵皓和童贯并辔而立,正在等待着两位副使的到来。

        童贯不时的回头望了望城门口,脸上微微露出焦急的神色。倒是赵皓,却一脸风淡云轻的模样,丝毫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意思,嘴角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那两厮在干甚么,行军大事,就久等不得!”童贯越等越急,心中忍不住暗骂。

        不一会,一骑飞奔而来,直到童贯面前三十余步才停下来,翻身下马,直奔童贯面前而来,到了近前,急忙躬身一拜:“启禀宣帅,左副使大人……”

        他后面一段话说得声音非常小,只有童贯才能听到。

        左副使正是蔡懋。

        童贯听得如此这般,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神色,骂道:“直娘贼,这般紧要关头,偏偏出了此等事,既然如此,便让左副使大人休憩几日,再往雄州不迟。”

        “喏!”

        望着那传令兵已纵马离去的背影,童贯的眉头紧蹙,喃喃自语:“蔡懋腹泻,难不成蔡攸也腹泻,恁地还未到?”

        话音未落,又有一骑疾奔而来,翻身下马,直奔童贯面前:“骑兵宣帅,右副使大人……”

        这一下,童贯脸上的神色凝注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赵皓就立在童贯旁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嘻嘻笑道:“两位副使,颇有渊源,都姓蔡,又都出自老公相门下,又皆是士大夫,如今就连腹中吃紧,也要做个伴,果然是一对好兄弟呐!”

        童贯回头望了望赵皓,突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心头顿悟,当下摇了摇头,苦笑道:“既然如此,就不等蔡右副使了……”

        他蓦地拔剑而出:“出发!”

        三声炮声响过,号角声大起,锣鼓声争鸣,数万中军兵马,依次启程,如同一条巨龙一般,滚滚往北而去。

        赵皓打马紧跟在童贯旁边,走了一两里地,蓦然回首,冷眼望了望莫州城,嘴角流露出一丝诡笑。

        直娘贼,敢告老子的黑状,巴豆吃不死你两个鳖孙!

        先泄个半日,再躺十天半个月,最好是就此一病不起,省得老是聒噪!

        ********

        雄州城。

        雄州城即瓦桥关,周世宗夺得三关后,将瓦桥关改为雄州,也是雄州府之治所,距离宋辽北部边境白沟河不到百里,是大宋北面最重要的边城,也是即将到来的北伐之战的后勤基地。

        雄州地当冀中大湖白洋淀之北,拒马河之南,据九河下游,河湖相连,水路交通便利。由雄州向西,可至河北重镇保定,东可循拒马河下游大清河入海,南通冀中诸重镇,地位重要。由于雄州一带地势低洼,到处是河湖盐碱地面,居民稀少,易为敌人所乘,在此设险,利于防守

        雄州城南,河朔禁军副统制、知雄州事和诜率雄州驻军,向南排出了十里开外,迎接童贯的到来。

        数千驻雄州军,列队相候,每个人都荷戈站得笔直,只是翘首向南而望。

        赵皓与童贯并辔而行,当两人身后的大旗出现在雄州驻军的视线中时,前头已经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紧接着,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大将,身着锁子连环甲,披一袭大氅,跨骑高头健马,率众前来相迎。

        “和诜,武力81,智力55,政治65,统率72,健康值90。”

        此人武力倒是不错,据说膂力奇大,又擅长骑射,能能破坚于三百步外,边人号为“凤凰弓”。

        只是可惜自负勇力,颇为张狂。历史上的北伐之战,和诜错误估量了辽人的战斗力,将辽人军马贬得一文不值,导致宋军轻敌,宋军大败之后,和诜也被童贯当了背锅侠,最后郁郁而终。

        ……

        次日。

        雄州府,北伐军行辕。

        大厅之内,各路兵马统制,济济一堂,商议出兵作战之策。

        按照童贯的意思,将大军分为六路。

        王禀、杨可世统率前军,以白梃骑兵加五千西军精锐组成。

        杨惟忠统率左军,以两万河朔禁军组成。

        种师中统率右军,两万京师禁军组成。

        西军将领王坪、杨志统率后军,两万河朔禁军组成,

        西军将领辛兴宗、赵明统率选锋军五千。

        左军、后军和选锋军,皆受刘延庆节制。

        种师道以副都统制的身份统领中军,主力为河朔禁军两万和七千西军精锐,率兵进军白沟驿,渡河进攻辽人。

        童贯和赵皓坐镇雄州,居中调遣,同时三千锦衣卫和五千胜捷军护卫雄州城。

        童贯的战法依旧和历史上一致,即前后左右中军再加选锋军的阵式,这种分兵进攻的方式,无疑是自毁长城,使得宋军原有的兵力优势丧失殆尽。

        最重要的是,不但架空了种师道和种师中两人,又将种师道推到了最前线,而且也架空了赵皓。

        童贯刚刚安排完毕,种师道便反驳道:“今日伐辽之事,譬如盗入邻舍不能救,原本已师出无名,如今又分兵伐之,恐难成事。”

        童贯冷声道:“今日之军事,官家既有成算。同时也借老种相公之威名以镇服辽人,公不得辞。”

        杨可世道:“伐辽大事,须从长计议,若仓卒失计,我辈受责罚不足惜,恐有不虞,辱国为重,愿熟计而後行。”

        话音未落,知雄州和诜在座嘲笑道:“素闻杨将军能敌万人,胆气绝人,视堂堂之师如摧拉枯朽,曾威震西北,横扫西羌,今日观之,不过一介懦夫耳。”

        杨可世被他这一通奚落,默然不语。

        童贯望了望赵皓,道:“不知郡公意下如何,如无异议,则明日精选勇士,先在边境纵骑来回散发招降檄文,以乱辽军军心,再图战事,如何?”

        童贯之所以滔滔不绝的安排了一通,而不征询赵皓的意见,无非是两点:其一,他认为赵皓并无真正统兵经验,出使女真也罢,平梁山也罢,最多只是算镀个金,这种倾国之战,赵皓能提出什么意见来;其二,他统兵二十年,虽然一路任由着赵皓折腾,真正到了大战在即的时刻,那种久居主帅之位的惯性,使得他习惯性的主持大局,不知不觉便将赵皓予以忽视。

        赵皓冷笑一声,只回了两个字:“不可!”

        全场的气氛顿时凝结,所有人满脸震惊的望着赵皓。

        尤其是和诜,虽然也听得赵皓一些光辉事迹,但是并不以为然,如今见得赵皓竟然如此直截了当的否决了童贯和众将的意见,不觉眉头紧蹙,神色之中明显的不服。

        只听赵皓道:“兵法有云: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辽人纵横北地数百年,岂是如此好与之辈?若分兵六路,无疑是自寻死路,必将被辽人各个击破。故本都统制认为,大军分三路即可,两位种将军及杨可世率西军精锐、白梃兵及两万河朔禁军为前军,兵临白沟驿,渡河进攻辽地;刘延庆、杨惟忠、和诜率河朔禁军四万,驻守兰沟甸,防止辽人突入;本将率京师禁军、锦衣卫驻守范村,居中策应。宣帅坐镇雄州,居中调遣,留三千胜捷军驻守雄州城。”

        “甚么?”和诜一听便跳了起来,吼道,“赵都统制素无统兵经验,今日之战事关国体,且宣帅为三军主帅,赵大人岂可一概推翻,自作主张?”

        赵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而是转向种师道:“种老将军,本将之计,可否?”

        种师道细细思索了一阵,恭声道:“甚佳!”

        赵皓又转向童贯,沉声问道:“不知宣帅意下如何?”

        童贯脸色阴沉下来,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赵大人既为都统制,作战之事,便依大人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