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48章 春风得意

第248章 春风得意

        蔡老公相府邸,内院。

        卧房之中,一群娇美的侍妾正围着蔡京,为他换上紫色朝服。有的跪在蔡京的脚下,将各种精美的配饰,小心的挂在老头子的玉带之上。又有两名侍妾,脱了鞋子,小心翼翼的站在椅上,屏住气息,为蔡京戴上长翅纱帽。

        蔡京精神抖擞,立在一人高的铜镜之前,那铜镜经名工巧匠精磨而成,里头的身影清晰可辨。虽然那张老脸已然枯燥如松树皮,此刻却隐隐透出红光来,而且腰背挺得直直的,在镜中满意的看着自己身影。

        权势,比金钱和美女更令人陶醉,更能激发男人的荷尔蒙,哪怕是蔡京已是古稀之年,半截子入土,权欲之心却不曾有半点减少。换做常人,这个岁数早就在家含饴弄孙,可是对于蔡京来说,位极人臣,才是他活着的最大的快乐和意义。

        纱帽在蔡京头上端端正正的戴好,蔡京自己又扶了一下。轻轻摆了摆手,这些姬妾顿时无声行礼退下。

        铜镜之前,只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老公相。

        蔡京再次看了看铜镜中的身影,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自去年开始,他这士大夫第一人,当朝第一相的威望一直被人挑战,这个挑战者便是赵皓。一个出了五服的远房宗室,且尚未及弱冠之年,入仕也不过一年,居然三番五次的挑战他的权威,甚至屡屡在百官面前强行压制自己,这对纵横宦海数十年的蔡京来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

        只是,他蔡京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压制的,他正计划一步步将赵皓引入陷阱,迟早要让那小子哪里来,哪里去,甚至是被废为庶人……

        而昨日杨戬,又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他终于如愿以偿,可以成为官家的亲家。不但大大的;拉近了自己与官家的关系,甚至从某种意义来说,与官家的地位是对等的,这对他蔡京的仕途和个人威望来说,是大大有增益的。

        他蔡京到死,也要是大宋天子脚下第一人,除掉赵皓这颗眼中钉是个重要的计划,与风流天子成为亲家,也是一个重要的步骤。

        这时,官家轻轻的走了进来,恭声道:“启禀老官人,一应事宜皆已准备好,只等老官人入宫了。”

        说完,小心翼翼的递上一个锦匣。

        蔡京神色凝重的接过锦匣,打开,取出一张礼单,细细的看了一遍,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十万贯的聘礼,为了与官家结亲,蔡京也算是大放血了。

        他再次整了整衣冠,挺了挺胸,朗声道:“走罢!”

        说完大步流星而出,俨然一个挂帅出征的大将军模样。

        ***************

        隆德郡公府。

        赵皓望着“皓哥哥,救我”那五个字出神,眉头紧蹙,陷入沉思之中。

        脑海里浮现出赵福金的模样,挥之不去。

        一年前,延福宫初见,她的纸鸢飞上了大树,他帮她取下。

        “你是谁?”

        “朝奉郎赵皓。”

        “莫非是宗室哥哥?”

        “正是!”

        “那我叫你皓哥哥?”

        那个如同光明女神蝶般璀璨夺目的小姑娘,便在他心目中留下了烙印。

        ……

        后来,他与高俅同场竞技比试蹴鞠,面对蹴鞠场上战无不胜的高太尉,她赌他胜,甚至还缠着赵佶要给他官升一级。

        ……

        一月前,百官联名跪拜在赵佶寝殿之前,逼迫赵佶将他治罪,赵福金竟然纠集二十余名皇子帝姬,武力驱赶百官。

        ……

        赵皓微微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摸了摸腰上,取下一个香囊。

        纵然此香囊已跟随他半年多的时光,依旧暗香扑鼻,如兰似麝。

        那将那香囊在手中展开来。

        “皓如日月”。

        “长命百岁”。

        嫁给蔡鞗,绝非她所愿。

        只是,一年前,他已在赵佶面前想方设法推却了这场婚事,如今官家圣意已决,他如何救她?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只是一个出了五服的宗室,有什么理由干涉赵福金的婚事?

        况且,蔡鞗此人,他也调查过,倒也是一表人才,文采斐然,加上显赫家世,的确是少女们心目中的一等一的如意郎君,虽说风流了点,风月场所自是没少去,但是抬眼望去,那个士大夫家的公子不风流?没去逛过风月之地?

        如果说蔡鞗不够优秀,那满京城的适婚少年,又谁比蔡鞗更优秀,更适合赵福金?

        答案显然是没有的……

        赵皓心头一阵烦闷,收起香囊,站起身来,决定出去走走。

        他也不骑马,不乘轿,就带着十几个家奴,漫步在汴梁的街头,只见秋风渐起,满城落叶飘舞,惹得赵皓也不禁感慨万千。

        街道之上,繁华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只是赵皓却没有闲心欣赏这片烈火烹油般的繁华,眉头紧锁。

        突然,前头一阵大声喧哗,紧接着便围了一群人。

        赵皓眼中精光一闪,对梁烈道:“前往看看。”

        梁烈得令,疾步向前,大声吆喝着强行分开人群挤了进去,众人见得来势凶猛,一身装扮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恶奴,只得纷纷避让。

        不一会,梁烈便快步而回,满脸有趣的笑容。

        “有趣,有趣,有人偷了人家婆娘,被正主得知,提了棍一路追来,恰恰赶上,正一通好打,哈哈……”

        赵皓微微皱了皱眉,这种破事,提不起他的兴趣。

        突然,他脑海里蓦地灵光一闪,眼中瞬间露出兴奋的神色,沉声道:“回府!”

        众家奴一头雾水的跟着赵皓火急火燎的又回了府内。

        赵皓一回到府内,便直奔前厅,叫来管家,急声道:“速拟请帖,今夜本官要在樊楼大宴宾客。”

        说完,列出了一长串的名单,都是正三品以上的大员,包括金崇略、徐处仁、吴敏、种师中、种师道等清流派官员,也请了童贯、王黼、李邦彦和蔡攸等人,就连蔡京一党也请了不少人,足足请了两桌宾客。

        那管家虽然对这一长串名单感到奇怪,却也不敢多问,急忙一边派人前往樊楼订座,一边拟写请柬。

        出了前厅,赵皓又回到书房,令人传来青木道长,对其如此这般的低声吩咐了一番。

        青木道长开始还一脸懵逼,听到后来,不禁脸上露出极其有趣的笑容,那笑容之中带着几分阴险狡诈,如同大反派一般。

        最后,青木道长露出极其佩服的表情:“妙,公子此计大妙!只是……”

        赵皓冷声道:“只是甚么?”

        青木道长大笑:“只是太阴毒了点。”

        赵皓怒声道:“滚!”

        ***************

        蔡京府,后花园。

        一个身材修长、面如冠玉的少年,轻摇着折扇,漫步在那满园的菊花之中,一脸的志得意满的神色。

        此人正是蔡京的第五子蔡鞗,字子云。

        遗传了蔡京的一副好皮囊和才学,其通过科举堂堂正正入仕,虽年方十八岁,便已官至宣和殿侍制,从五品,在京城诸少之中也算是翘楚。而且虽然为人风流,但是倒也没其他劣迹。

        蔡鞗家世显赫,少年得志,已经算是人生赢家了,如今又即将迎娶帝姬,成为驸马都尉,更可谓是春风得意,锦上添花。

        而对于蔡鞗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即将迎娶帝姬,而是即将迎娶他最喜欢的女子。政治婚姻,未必就会幸福,但是若迎娶的是大宋第一美人,那便另当别论。

        他脑海中浮现出赵福金那张稚嫩而精美绝伦的脸庞,不禁眼中露出问温暖的笑意,心中不禁暗叹,人生得意,莫过如此!

        恍惚间,他突然又想起那日在街头上,赵皓偕赵福金同行,当众将自己羞辱了一顿,不觉又涌过一丝怒意,随即又被一阵复仇般的快意所覆盖。

        宗室又如何,官居二品又如何,最后还是被自己抱得美人归,日后老子便是堂堂的驸马都尉,在官家和众皇子面前,难道还不比你一个出了五服的宗室亲?

        蔡鞗正思索间,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喧哗,回头一看,便见得几个油头粉面,身着华服的少年公子奔了过来。

        转眼之间,蔡鞗已被那几个少年公子包围了起来。

        “子云兄,恭喜,恭喜,天作之合,哈哈!”

        “小的拜见驸马都尉!”

        “小的特来给驸马都尉牵马坠蹬!”

        来的数人,分别是太宰余深家、左相白时中等几位相公家的公子,与蔡鞗平时私交甚好,家世也相差无几,故经常一同饮酒,一同寻花问柳,也算是铁哥们了,说话自然没有个正形。

        蔡鞗哈哈一笑:“你等休得奚落兄弟了,走,今日兄弟做东,我等往潘楼痛饮,一醉方休!”

        白时中家的公子伸手一拦:“且慢,潘楼的酒有什么好喝的,要饮就去饮花酒……子云兄即将成为驸马都尉,日后想饮花酒,恐怕没那么容易啰!”

        众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正是,正是!”

        那白家公子说得倒是也不错,一旦成为了驸马都尉,想要再去青楼妓寨快活,恐怕是很难了,除非那帝姬十分大度。

        蔡鞗满脸无语,又不便拂逆众人的意思,只得应允。

        这群京师赫赫有名的纨绔大少,嘻嘻哈哈的推着蔡鞗,快步往大门而去。

        到了门口,早已有车马、软轿在等候,众人正走下台阶,突然见得前头一彪人马奔来,在蔡府大门口停下,挡在了众人面。

        蔡鞗大怒,刚要呵斥,却见得来者都是一身红衣,赫然是宫内的打扮,领头的更是宦官打扮,只得作罢。

        那蔡府的门子,见得宫中来人,急忙向前搭话,不一会便扭头过来,对蔡鞗道:“真是巧了,这位公公便是来找五公子的。”

        蔡鞗一听,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急忙向前,对那领头的宦官一拱手:“这位公公请了。”

        那人抬眼上下打量了蔡鞗一番,问道:“你便是蔡府五公子?”

        蔡鞗道:“正是。”

        那宦官脸上立即露出肃然的神色,从袖中掏出一封密信,递给蔡鞗道:“我等奉命前来送信,公子拆信便知缘由。”

        说完一挥手,便又率众匆匆离去。

        蔡鞗十分奇怪的望着那一溜远去的红色背影,许久才反应过来,急忙拆开信笺。

        只是匆匆一阅,蔡鞗的脸色便变得通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心头碰碰狂跳,反复将那信笺看了三遍,这才稍稍平静下来,回头对身后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一拱手,朗声道:“对不起诸位哥哥,兄弟恐怕今日不能陪哥哥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