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47章 皓哥哥,救我!

第247章 皓哥哥,救我!

        对于赵佶来说,今年这一年,是其有生以来最幸福开心的一年。

        因为,他的艮岳终于竣工了,多年的夙愿得以达成。

        要知道,当年为了建艮岳,他可是掀动了整个江南之地,引出了席卷六州五十二县的农民暴动,差点挖断了大宋的根基,最终还是只能半途而废。

        可是今年,他只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将剩余部分全部竣工,而且丝毫未伤动半点民力,反而为京西一带的灾民们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

        这一切,都是归功于赵皓。

        就在三月前赵皓查抄程节一家的之后,艮岳就悄无声息的复工了。所谓的悄无声息,就是赵佶根本未动用国库一钱一粮,全是自己掏的腰包。

        赵皓在京西赈灾中,几乎未耗国库分文,原本出行前从国库拨了五十万贯赈灾,最后还倒还了一百万贯。不仅如此,还给赵佶送了一千五百万贯的钱粮和奇珍异宝、珠宝字画无数。

        两个半月时间,耗费钱粮六百万贯,耗资不可谓不巨,可是只花了赵皓进贡给赵佶的零花钱不到四成。

        介亭,艮岳之峰巅。

        一行人影缓缓的随着那汉白玉阶梯而上,登上了亭台,正是赵佶同梁师成、王黼和杨戬以及一干宦官。

        赵佶头戴通天冠,大袖飘飘,施施然立在介亭第三层阁楼上,俯视着整个艮岳,一股深深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整个苑中,建筑则亭台楼阁,斋馆厅堂;山岭则冈阜洞穴,岩崖帕壁;泉池则川峡溪泉,洲诸瀑布。更有乔木茂草,走兽飞禽,其胜概难以尽述。

        来到苑中,四向环顾,若在重山大壑幽谷深岩之底,而不知东京汴梁原是开阔平夷之地,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竟是人工委积开凿而成。

        赵佶万机之余徐步一到,不知崇高富贵之荣。而腾山赴壑,穷深探险,绿叶朱苞、华阁飞陛、玩心惬志、与神合契,遂忘尘俗之缤纷,飘然有凌云之志,终可乐也。

        去年方腊造反一闹伤动了东南的财路,为他搜刮钱财的朱勔又不知被何人所杀,如今北伐破辽在即,那都是大把大把的钱粮要花,国库吃紧的很。原本以为这艮岳不知要到何年哪月才能竣工,谁知赵皓出去赈个灾,而且是特大旱灾,竟然赈回来了总价值不低于两千万贯的钱财。

        从来赈灾都是哗啦啦的往国库掏钱如流水,赵皓奉旨赈灾不但完美解决了灾荒,还倒进贡给了官家一笔倾城之巨资,真是千古未见。

        赵佶望着艮岳四周的美景,一阵心旷神怡,突然对一旁的梁师成问道:“我那侄卿已平定贼寇,班师回朝,想来快到京师了罢?”

        梁师成恭声答道:“该是快到了。”

        赵佶这句话,不过是个开场白,梁师成知道他其意不是问赵皓的行程,而是另有下文,故也只是随口一答。

        一旁的杨戬和王黼,各自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官家当着他们的面问赵皓的事情,恐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赵佶点了点头,问道:“何以赏之?”

        梁师成一楞,随即答道:“靖安公家财愈千万贯,理应不缺财物;若是加官进爵,似乎又太急;不若赏官家珍爱之物,以示官家恩宠?”

        赵佶对梁师成的答案显然不满意:“他坑了朕一个碧玉佛尘,拐了朕一个玉磬,还有甚么珍爱之物可赏赐?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何谓加官进爵太急?”

        这下,不知梁师成呆住了,就连王黼和杨戬也呆住了:“靖安公入仕不过一年余,便已升至从二品,若再加官进爵,恐怕百官不服啊。”

        赵佶冷哼一声道:“甘罗十二拜相,我那侄卿今已虚岁十八,不过拜正二品,有何不可?”

        杨戬和王黼刹那间终于明白赵佶为什么要叫他们两人过来了,这是赵佶为给赵皓加官进爵,提前跟他们通气和示威啊,避免又闹出百官联名反对的事情。

        梁师成、杨戬和王黼三人对视一眼,心知赵佶心意已决,绝无挽回的可能,自然不愿再触霉头,只得齐声道:“官家所言极是!”

        赵佶原本满脸的严肃的神色逐渐缓和,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露出会心的笑容:“既然如此,朕便迁他为特进、镇国大将军,封隆德郡公,拜上柱国,如何?”

        赵佶这明摆着将赵皓宠上天了,三人哪里还有甚么意见。

        众人随着赵佶又畅游了一番艮岳,眼见时辰不早,赵佶这才起驾回延福宫凝和殿。

        王黼率先告别,杨戬却单独留下,对赵佶一拜,道:“启禀官家,老奴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佶满脸疑惑的神色,道:“讲!”

        杨戬张了张嘴,终于鼓起勇气道:“隆德郡公固然劳苦功高,理当受赏。只是其在京西杀士近百人,虽说情有可原,但是终究是令天下士人或多或少为之心寒。如今其非但未受任何责罚,反而连连加官进爵,朝中士大夫嘴上不说,心中难免不服。朝中百官,私下皆道官家重宗室,远外姓大臣及士大夫,对官家圣明之名终究有损。”

        赵佶神色微愠,问道:“依你之言,朕当何以处之?”

        杨戬小心翼翼的说道:“蔡老公相,乃当今公认士大夫之首。蔡家五公子一表人才,温文尔雅,颇有贤德,学识过人,实乃人中之龙凤。去年蔡家曾提亲茂徳帝姬,但因帝姬年幼而作罢。如今又过一年,帝姬已长大成人,已到婚配之年纪。若能结为儿女亲家,天下便知官家亦重士大夫及外姓之臣,又成全一桩天造地设的姻缘,如此岂非两全其美?”

        赵佶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思虑了许久,终于微微叹了口气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茂徳是不小了,朕虽甚爱此女,终究是要嫁人的,便依你之见,让老公相再来提亲罢。”

        杨戬大喜,急忙拜谢而出,急匆匆的出了宫门,向蔡京报喜去了。

        ****************

        赵皓府前,那块“隆德郡公府”的牌匾刚刚换上不久,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显得格外的耀眼。

        赵府上家奴们依已然不记得府上的牌匾是第几次更换了,就拿老管家来说,出去采买大宗的物品,叫人送到府上去,每隔一两个月说法都不同。

        譬如三个月前说的是“送到寿安侯府上去”,过了两个月说的是“送到靖安公府上”,这才刚刚过一个月,他又改口了“送到隆德郡公府上去罢”。

        后花园中。

        连日的炎热,昨夜淅淅沥沥的雨水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夜,到了清晨方歇。此时明媚的阳光照在尚凝着雨滴露珠的树木花草上,鲜艳欲滴。

        赵皓躺在凉亭内的一张凉椅上,疲乏而兴奋地舒展了一下身子,打了个呵欠道:“忙了三个月,累死了,总算可以好好休憩一番了。“”

        王馨站在他身后,轻轻给他按摩着肌肉发酸的肩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那俊美的脸庞,一双墨玉般的眼眸中流转无尽的爱怜。

        对于王馨来说,府前的牌匾更换,初时还有点喜悦,渐渐的就麻木了,只有他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快乐幸福的时刻。

        面前是一池清水,水上荷叶清清圆圆,一枝一蔓都饱满挺立,初初绽放的粉嫩莲花,俏生生立在绿叶清水中娇艳欲滴。宽大厚实的荷叶上,水珠滚动,随风飞落,涟漪就在水面上荡漾,赵皓舒服的嗯了一声,只觉身心怡然,飘飘欲仙。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仰望着头上那张弹指欲破、艳若桃李的莲脸,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一把。

        王馨脸色微微一红,手上加了把力,使劲捏了两下,赵皓嘿嘿一笑,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低声道:“难得休憩几天,我向官家告了假,这些日子就待在家中陪你,哪也不去。”

        王馨眼中露出喜悦和满足的光芒,嗯了一声,瞅了瞅四处无人,一俯首,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又娇羞一笑,扭过头去。

        赵皓又闭上眼满足地叹息一声,心头的纷繁杂芜似乎在这清新的空气中已烟消云散,心境清澈如水,再不留下一点儿渣滓。王馨似乎也能了解他的心情,也知道他这三个月来真的是累坏了,怜惜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轻柔起来。

        赵皓阖着眼,似乎恬然入睡了。

        这一刻,他忘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也忘记了自己正二品郡公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一家之主,一个女人的丈夫,岁月静好……

        不知睡了多久,赵皓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

        一睁眼,一抬头,便见得方百花风风火火的闯了过来。

        就在那一刹那,方百花也仔细看清了凉亭内那鸾凤和鸣、相亲相爱的一幕,不禁停住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

        赵皓脸色稍稍有点尴尬,示意王馨停下手中的按捏,扬声道:“过来罢。”

        方百花脸色微红,向前朝赵皓和王馨施了礼,这才将一封密信递给赵皓,低声道:“宫内密信。”

        说完,头也不回,一溜烟的跑走了,似乎有一群马蜂追杀而来一般。

        赵皓疑惑的拆开那密信,取出一张信笺,那信笺居然迎面扑来一阵暗香,令赵皓愈发大惑不解。

        缓缓的展开信笺,赵皓只是瞄了一眼,便惊得从凉椅上弹了起来。

        信笺上只有五个字。

        “皓哥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