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45章 招安

第245章 招安

        “靖安公到!”

        林冲望着缓步而入的赵皓,满脸错愕的表情。

        在他的想象中,鲁智深崇拜有加的靖安公,至少也得三十岁以上,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就在他迟疑间,便听得众锦衣卫喝道:“靖安公在此,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降!”

        林冲怔怔的望着赵皓,听得众锦衣卫的喝声,这才如梦初醒,蓦地推金山倒玉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原禁军枪棒教头,罪民林冲,拜见靖安公!”

        赵皓哈哈一笑,大步向前,一把扶住林冲:“林教头不必多礼,教头昔日受尽高俅那厮父子欺压,不得已而上梁山,此非教头之罪,乃高俅之罪孽也!今幸得高俅父子已伏诛,教头冤屈已解,何不与诸位好汉,一同归顺,报效国家!”

        林冲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那些全身是血的梁山好汉们,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种老将军到!”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洪钟般的呼喝,引得众人纷纷望去,却见得是一名须发斑白的老将军缓缓的走了进来。

        小种相公!

        众梁山将领心中一跳。

        赵皓官阶虽高,近来风头虽劲,在众梁山将领心目中终究是比威震西羌、大名鼎鼎的小种相公差了点。

        种家军世代戍守边疆,上百年的声望,这些梁山将领都是武人,岂能不知?

        只见种师中朝众人一拱手:“诸位好汉!”

        众梁山军将领急忙还礼。

        只听种师中缓声道:“靖安公乃大宋宗亲,天潢贵胄,入仕虽只一年,便斩高俅父子,慑服童贯阉贼,节制蔡京老贼,朝中正直之臣无不敬服;又曾率三百轻骑,穿越千里辽地,助金军大破十万辽军,令女直人敬畏,礼送而归,献上国书,三军无不心悦诚服;又于两月前,以一己之力化解京西灾患,令京西数百万黎民得以拯救,其后更是怒斩贪官恶吏百余人,天下人无不交口称赞。今诸位被逼上梁山为寇,靖安公有好生之德,怜惜诸位一身好本事,何不就地投降,归顺朝廷,为国效力,光宗耀祖,不负此生!”

        众人听得种师中这般说,神色各异,齐齐望着吴用。

        吴用缓缓的从人群中走出,径直走向赵皓,蓦地拜倒在地:“愿降靖安公!”

        众人一见,不再犹豫,纷纷扔下兵器,纳头拜倒:“愿降靖安公!”

        赵皓大喜,急忙向前,一一将众人扶起。

        “吴用,武力35,智力92,政治82,统率72,健康89。”

        “索超,武力89……”

        “徐宁,武力86……”

        “史进,武力84……”

        “燕青,武力83……”

        “孙立,武力82……”

        “李应,武力81……”

        就在赵皓喜滋滋的查询众将的属性时,种师中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

        众梁山将领明确说的是“愿降靖安公”,却不是降朝廷,这对赵皓来说,诚非什么好事。

        ……

        八百里水泊梁山。

        后世的洞庭湖乃至鄱阳湖,方圆也不过一百多里,所以许多人根本就不信在山东之地,还有一个八百里的湖泊,都以为是施耐庵杜撰的。

        其实,在宋时,水泊梁山还真是方圆八百里差不离儿。

        五代后晋开运元年,黄河在滑州(今河南滑县东的旧滑县)决口,河水东漫数百里,积水环绕着梁山,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

        北宋天禧三年,黄河再次在滑州决口,“历澶、濮、曹、郓,注梁山泺”,水泊面积继续扩大。熙宁十年,河决澶州曹村,东汇于梁山泺。

        元丰五年,河决郑州,溢入礼金阳武沟刁马河,归纳梁山泺。

        庆历七年韩琦出知郓州,路过梁山泊,有诗描写水乡泽国的浩淼,与《水浒传》的叙述已经能够相互印证:

        “巨泽渺无际,齐船度日撑。渔人骇铙吹,水鸟背旗旌。

        蒲密遮如港,山遥势如彭。不知莲芰里,白昼苦蚊虻。”

        只是后来黄河回归故道,水泊梁山便逐渐萎缩,最终便成了后世那般模样。

        宽广湖面上吹过的晚风,给这个炎热的夏夜带来一丝凉爽。

        那杆巨大的“替天行道”的大旗之下,座落着梁山军的议政中心——聚义厅。

        只是昔日英雄好汉济济一堂的聚义厅,此刻却零落了很多。

        聚义厅内,几盏巨大的牛角灯将厅堂内照得通亮,只是那数十把交椅却只坐了寥寥数人。

        宋江神色黯然,端坐在正中的虎皮大椅之上,旁边卢俊义的座位空着。

        两旁分别为柴进、关胜、呼延灼、扈三娘、花荣、张清、张横、石秀、张顺、阮家三兄弟、朱武等人。

        宋江面前的案几之上,放着一封开口的信笺。

        眼见得众人已坐定,宋江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众人,声音晦涩艰难的说道:“如今我军数败于官军,被俘的诸位兄弟大都已降服于靖安公,就连军师和卢头领都降服了,现靖安公派人下书到朱贵处,传到寨里,意欲招安我等,不知诸位兄弟意下如何?”

        众人一片鸦雀无声,你望我,我望你,心思各异,却无人开口。

        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梁山军兵力折了一半,精锐和主将更是折了六七成,死的死,降的降,而且在外面的地盘全失,只能退缩于梁山水泊。

        幸得宋江率众突围而出,路上遇到佯装正面进攻项城的柴进,两军合并到一处,退往了水泊梁山根据地。否则若是再被宋军赶上了柴进那一支三万余人的兵马,恐怕整个梁山水泊的兵马就只剩下万余人了。

        对于关胜、呼延灼、柴进、花荣和张清等人来说,他们原本就是官军,如今官军来招安,再回去也没什么。而且听说靖安公为人极其公正,且平易近人,若是回去说不得还能大展宏图,混个品官,光耀门楣,自然是愿意的。

        只是那些出身江湖的好汉们,便不是这么想的。

        短暂的沉寂之后,众人便小声的商量起来。

        许久,只见关胜腾身而起道:“连卢头领和军师都降了,不如我等也招安了罢,如今那边自家兄弟也成了官军,难道还和自家兄弟厮杀不成?”

        话音未落,便听一人拍案而起,怒声道:“昔日我等歃血为盟,结为兄弟,如今他等既已降,便是情分已尽,他日若是兵戎相见,便再无兄弟之情!如今朝廷无道,我等尚有四五万兵马,又有八百里水泊天堑,宋军就算插翅也难飞过来,与其投降狗官军看人脸色,不若守着水泊逍遥快活!”

        宋江一看,正是船火儿张横。

        再朝那边看时,可见得浪里白条张顺、混江龙李俊、阮氏三兄弟等一干水军将领,个个脸上都是不服。

        众人争论了一番,奈何那帮水军将领大都来自江湖,过惯了逍遥日子,又欺赵皓此行尽皆陆战之兵,并无水军,坚决不肯降。

        众人争论归争论,终究是不肯伤了自家兄弟和气,只得不欢而散。

        ……

        梁山水泊,波光千里,一望无际。水上不时有几只水鸟游过,空中也有漫天的白鹤在翱翔,正是一片绝美的水乡画面。

        只是平时会在湖面上有渔舟往来,不时传来一阵洪亮的或者娇脆的渔歌声,此刻湖面上却是空空如也。

        因为湖岸边,站了黑压压一大片披甲士兵,正是大宋靖安公赵皓的平寇兵马。

        虽然招安书信已然传出,赵皓自然不会就在项城傻愣愣的等着宋江前来投降,在项城休整了数日之后,便一路向梁山水泊进发而来。

        赵皓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梁山水泊,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大的湖泊,没有大量的船只便只能望湖兴叹,就算明知梁山军躲在湖中,也无可奈何。

        功德系统到目前为止,尚不能制造船只,就算能知道,来的都是马步军,均不习水战,万余兵马驾船闯入情况不明的水泊之中,恐怕也会被那以渔民为主的梁山水军凿穿了船底,喂了王八。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望向吴用,眼中充满凝重的神情,问道:“如今宋头领处尚无消息,不知军师可有妙计,劝得诸位兄弟前来受招安?”

        吴用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紧紧的盯着赵皓,却见对方眼神清澈,丝毫没有避让躲闪的意味,心中稍安,终于缓缓、艰难的说道:“末将再修书一封,定可让诸家兄弟来降。”

        ps:今日更新晚了点,总算双更未食言,主要原因是辞职了,不但工资还没拿到,连应给的报销款都没拿到,还要守在公司讨债,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