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44章 铁壁合围

第244章 铁壁合围

        吴用满面死灰之色,嘶声吼道:“关胜、呼延灼何在?”

        “末将在!”

        “尔等为先锋,率军护送大头领自西北角薄弱之处突围!”

        “喏!”

        “花荣、张清、扈三娘、石秀,贴身护卫大头领!”

        “喏!”

        “徐宁、索超,护住右翼!”

        “喏!”

        “李应、孙立,拱卫左翼!”

        “喏!”

        “林冲、燕青、史进,随我断后!”

        “甚么?军师万万不可!”宋江大惊!

        “哥哥快走,吴用铸此大错,万石难辞其咎,当与诸将士同生共死!”

        “军师!”宋江睚眦俱裂。

        吴用满脸激动,嘶声道:“吴用意已决,哥哥休得迟疑,莫要全军覆没!”

        宋江无奈,只得手中长剑一指:“全军突围!”

        阵前,一名身着绿袍,红脸长须,神似关羽的大将,一舞手中青龙偃月刀,拍马向前,大吼一声,便率先向宋军包围圈西北角方向冲去。紧接着又一人身材魁梧,手执双铁鞭的猛将纵马紧随而来。

        两人如同两头上古猛兽一般,狠狠的扑向西北角的宋军,手中的兵器上下翻飞,将那飞来的箭雨磕得四处飞散。

        赵皓身旁的鲁智深见贼军如此凶猛,骂了声“直娘贼”就要提刀扑上去,却被赵皓一声喝住。

        “围师必阙,休管前头贼军,只管围杀中后段贼军!”

        这是种师中事先制定的策略。

        围师必阙,是孙子兵法八条原则之一。如果四面合围敌人,就可能促使敌军指挥官下定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相反,如果故意留一个缺口,就可能使敌军指挥官在逃跑还是死战之间摇摆不定,同时也使得敌军士兵斗志涣散。

        梁山军和宋军兵力相差无几,如果强行围歼,逼得敌军拼个鱼死网破,虽然最终会胜,但是己方也将损失惨重。

        更何况,敌军猛将如云,尤其是前头两虎将联手突袭,更是势不可挡,鲁智深若是贸然拦截两人,很可能会吃大亏。

        “关胜,武力95,智力62,政治34,统率78,健康值94。”

        “呼延灼,武力93,智力55,政治29,统率70,健康值91。”

        眼见得敌军即将突围,三面的宋军令旗一展,只见得弩箭如雨,向阵中的梁山军不断倾泻而去,一时间只听得惨叫声四起,众梁山军像稻草一般栽倒了下去。

        而西北角的宋军得到授意,只是象征性的阻拦一下,在前头两名猛将的冲锋之下,很快便裂开了一道大口子。

        紧接着,四名盔甲鲜明的猛将护送着中军大旗下的宋江,狼狈逃窜,也紧随着前头冲锋的梁山军精锐冲入了缺口处。

        “宋江,武力68,智力72,政治73,统率81,健康值90。”

        “花荣,武力82,智力59,政治36,统率69,健康值92。”

        “张清,武力81,智力65,政治23,统率65,健康值91。”

        “扈三娘,武力78,智力45,政治31,统率61,健康值89。”

        “石秀,武力83,智力44,政治29,统率57,健康值93.”

        杀!

        眼见得宋江随四将窜出包围圈,赵皓立即挥动帅旗,刹那间四面八方响起了惊天动地般的喊杀声。

        首先是杨可世率领五百白梃兵重骑,轰然从阵中冲出,铁流滚滚,五百只钢铁巨兽,亮出凶猛的俩欧亚,恶狠狠的扑向西北角方向。

        咔嚓咔嚓~

        梁山军轻装奔袭而来,又处于亡命逃窜的状态,那血肉之躯如何抵得那势若千钧军的冲撞之力?铁蹄所至,血肉横飞,一个接一个的梁山军将士被撞得飞了起来,哀嚎声、骨肉碎裂声、兵器透入骨肉的声音不绝于耳,合成了一道奇特的交响曲。

        转眼之间,被关胜和呼延灼冲开的口子,被白梃兵硬生生的封了起来。

        梁山军左翼的两员悍将,一个手执宣花金蘸斧,一个手执金色钩镰枪,如同猛虎一般自左边直奔而出,杀向白梃兵。

        右边又有两名手执铁枪的战将,率众扑向白梃兵。

        四名梁山主将率众合力前扑,意图将那已围上的口子再次撕开,确保全军突围。只是可惜的是,梁山军此时阵列已乱,而且前头的宋江等人已逃出,群龙无首,更重要的是梁山军最精锐的兵马已突围而出。剩下的兵马已无鱼死网破的战意,战斗力也远远不如突围的前军,如何冲的开威震西北的白梃兵。

        绝杀的时机到了!

        赵皓豪情亦燃烧到了至极,长戟高举,高声喝道:“缴械不杀,顽抗者死!”

        随着赵皓的怒吼声,四周的宋军依旧保持着严明的队列,整齐的步子,三面合围,向中间挤压。

        刀盾兵在前,形成一道铜墙铁壁般的盾阵,梁山军纵然想反抗,手中的兵器也只能攻击到那坚硬的铁盾,偶尔有悍勇者冲向前的,又被从盾缝中伸出的如林的长枪刺杀,再往后则是连绵不绝的箭雨,肆意的向敌军倾泻。

        已然混乱不堪的梁山军,哪里还有抵抗之力,而几名梁山军主将虽然个人武力极其凶悍,在这种正规军的铁壁合围之下,几乎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宋军的铁阵越挤越紧,虽然梁山军主将数次发起冲锋,想要突围,奈何先机已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强力冲击,每次冲锋都被箭雨逼退。

        宋军继续保持着向前推进的步子,脚下的土地都被梁山军的鲜血泡透,以至于士兵们如踩在刚下过雨的泥泞路上一样,靴子踩下去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内脏和尘土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伴随着那钢铁洪流,是宋军气壮山河般的喊声。

        “缴械不杀,顽抗者死!”

        “缴械不杀,顽抗者死!”

        “缴械不杀,顽抗者死!”

        阵列中央的吴用,望着四面推进的宋军铁阵,痛苦的发出一声高喊:“梁山的,事已不可为,降了罢!”

        随着吴用的喊声,众梁山军将士如蒙大赦,纷纷扔下兵器,举起双手,以示投降。

        ……

        东方第一缕曙光,透过远处的云层,照亮了项城北门前的战场。

        万余梁山军,基本已投降,宋军只剩下最后一个包围圈。

        那包围圈越收越窄,终于围成了一个小点。

        包围圈中剩下的,全是梁山军中的主将!

        众梁山军主将的坐骑早已被宋军砍倒,众人背靠背站立在一起,全身被腥浓的鲜血浸透,衣甲上还沾碎肉和几截肠子,双目尽赤,如同数只负伤的猛兽一般。

        四周宋军包围得水泄不通,一杆杆长枪齐齐伸出,组成一道密不透风枪林,将梁山主将们抵在包围圈之中,动弹不得。

        一个胖大的身影强行窜入人群,惹得众禁军纷纷避让,只见鲁智深倒提着青龙刀,挤到了最前面,高声喊道:“鲁达在此,我家阿哥何在?”

        那挤在一团的梁山好汉之中,一人窜了出来,高声道:“兄弟,林冲来了!”

        众宋军将士一看,只见得是一个豹头环眼、身材修长的汉子,头戴红缨遮阳铁笠,全身是血,手执一杆花枪,抢在了众人之前。

        人群之外,赵皓端坐在高头骏马之上,冷眼打量着面前这汉子,若有所思。

        “林冲,武力94,智力56,政治31,统率72,健康值89。”

        鲁智深放下青龙刀,双手一作揖:“阿哥,好久不见,想死兄弟了!”

        林冲满脸激动之色,问道:“至野猪林一别,今已一年半,兄弟如何又入了官军?”

        鲁智深笑道:“幸得靖安公相助,又回了西军,兄弟为何还不降了?”

        林冲脸色涨得通红起来,激声道:“朝廷欺人太甚,那高俅数番害我之仇,高衙内辱妻之恨,至今未报,每每思之,彻夜难眠,如何能降?兄弟不必多劝,林冲死则死矣,绝不投降!”

        鲁智深一跺脚,满脸惊讶之色:“难道哥哥不知,高俅和高衙内父子,已被靖安公问罪斩杀,今已近一载!”

        原来梁山军近一年来,到处劫掠,林冲作为主将之一,更是一直在应付厮杀之事,加上那时信息手段落后,赵皓斩杀高俅父子,虽然号称天下皆知,其实多为流传于达官贵人、士子书生之间,坊间虽有流传,更多的是说书人在讲故事。梁山军所到之处,尽是兵灾和劫掠,又有哪个说给他听。

        当啷~

        林冲手中的花枪登时落地,满脸又惊又喜之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即又恢复了神色,沉声道:“兄弟休得诓我,那高俅乃当朝太尉、殿前司指挥使,官家面前的红人,岂会被治罪问斩!”

        鲁智深大急:“哥哥何其糊涂,那高俅确确实实已被斩,如今当朝太尉乃老种相公,殿前司指挥使乃今我军之副帅,小种相公是也!”

        鲁智深犹恐林冲不信,又回头吼道:“告诉洒家哥哥,洒家说的可都是真话!”

        四周的禁军齐声道:“提辖所言属实,绝无半句虚言!”

        就在此时,林冲突然听得背后一声喟叹道:“此事,兄弟也曾在坊间听说,只是无暇证实,故此未告知与哥哥知晓。”

        林冲回头一看,却是燕青。

        刹那间,林冲全身剧震,如遭电击一般,双目紧闭,用尽全身力气攥紧了拳头,想要阻止那酸酸的泪意,奈何那泪水依旧不可抑制的夺眶而出,缓缓的流了出来。

        嗷~

        林冲蓦地发出一声鬼哭狼嚎般的吼叫,使劲的捶打着胸口的铁甲,肆意的发泄着心中的情绪,许久才平静下来,这才嘶声喊道:“靖安公可在?”

        让开!”

        随着众锦衣卫的喝声,人群之中纷纷让开一条道来。

        赵皓手提战戟,在一干锦衣卫的簇拥之下,缓缓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