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34章 梁山贼寇

第234章 梁山贼寇

        陈州,项城。

        南门城楼之上,项城兵马都监刘恒长身屹立在城头,凝目紧紧的盯着远处。

        轰隆隆!

        随着隐隐而来的闷雷声,只见天际之处一朵乌云缓缓涌出,接着遮蔽了整个天际,整个天地之间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如同江河泻地一般,滚滚而来。

        “梁山贼军来了!”城头上的惊呼此起彼伏,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蝗虫,破坏大宋根基的蝗虫!”刘恒咬牙切齿的喊道。

        一万多兵马汹涌而来,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在那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下,令城楼上的守军一个个惊慌失色,不知所措。

        终于,在离城一里地外,万余梁山军缓缓的停了下来。

        大军中央,一杆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大旗上“替天行道”四个斗大的字若隐若现。

        大旗之下,一名全身披甲的梁山贼军头目勒住马脚,眯缝起眼睛,抬起头望着千余名宋军正严阵以待,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

        只见此人身材极其魁梧,红脸,浓眉,阔嘴,头戴红缨铁盔,身着一袭红色战袍,外套锁子连环战甲,脚踏一双绿色云根战靴,胯下战马高达七尺有五,极其雄健,手执一杆布满铁钉的狼牙棒,看起来怕不是有二三十斤。

        这一身盔甲严明的装备哪里像是贼寇,倒是若非立在梁山贼寇之前,倒像是宋军的大将。

        阳光之下,他双目圆睁,狠狠的望着城头上的官军,蓦地举起了狼牙棒,仰天长啸一声。

        吼!

        吼!

        吼!

        背后的万余梁山军齐齐举起手中的五花八门的武器,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吼声,如林的武器在日光之下交织出一片死亡森林。

        就在此时,从那密集如云的人群之中,窜出一人,直朝城下疾奔而来。

        此人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只见他生得如同半截铁塔,满脸的络腮胡子,脸上漆黑如锅,长得如同半截铁塔,身着一件大褂,敞开着胸膛,露出浓黑茂密的胸毛和鼓囊囊的肌肉,双手持一对十余斤的大铁板斧,也不穿鞋,就此打着赤脚,踩着一溜的烟尘,转眼就奔到了城楼之下。

        眼看离城墙不过三四十步,那黑汉停了下来,高举双斧,扯开嗓子对着城楼上大喊:“直娘贼的,城上的狗官军们给爷爷听着,你爷爷叫黑旋风,后面的爷爷们都是梁山好汉,欲借粮草万石,还请速开城门,献上粮草,不给的话,爷爷就砸破城门,杀个鸡犬不留!”

        那话虽然粗鄙不堪,声音却像平地里起了个炸雷一般,轰然作响,方圆一里内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城楼上的千余名宋军见得此人不但长得像个凶神一般,声音更是像雷公爷,不禁纷纷变了脸色。

        那刘恒也颇学过一些弓马功夫,当下冷笑一声,取过身旁一名宋军的长弓,弯弓搭箭,一箭激射而出。

        咻!

        随着劲烈的破空之声,那箭迅疾而出,直奔那名喊话的黑脸大汉的咽喉。

        那名身材高大的黑脸大汉森然一笑,左手挥起板斧轻轻一击,那箭便咔的被砍成两截,那神态就像拍了一只蚊子一般漫不经心。

        嗬嗬嗬~

        瞬间的寂静之后,背后的梁山军齐齐发出欢呼声,万余人的声音如同天雷滚滚,响彻云霄,巨大的声浪似乎要将项城的城墙震塌一般。

        城上的宋军彻底被震住了,一个个脸色变得煞白,齐齐望着刘恒问道:“大人,怎么办?”

        刘恒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恶狠狠的喊道:“战!就算是战死到最后一人,也不能向贼兵屈服!给本官放箭,射死这群恶贼!”

        咻咻咻!

        城楼上箭如飞蝗,倾泻而下,城下的黑脸大汉早已一溜烟的跑回本阵,回头指着城楼上就是一通唔哩哇啦的大骂。

        马背上的红脸主将,见得那黑脸大汉险些吃亏,不禁大怒:“直娘贼的,吹号,给老子攻城!”

        呜呜呜~

        随着大军中的阵旗一舞,号角声冲天而起,喊杀声震天,密集如蚁般的梁山军,拿着各种武器,推着简陋的攻城木梯,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冲向了项城南门城楼。

        ……

        天地苍茫,残阳如血,傍晚的中原大地上被晚霞涂上一层暮晖,入眼尽是鲜红的一片。

        陈州境内,古道。

        车轮辘辘、马蹄声声,漫天的尘土之中一队人马沿着古道蜿蜒而行,旌旗如云,戈戟如林,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如同一条黑龙一般。

        密密麻麻的旌旗之中,一杆“赵”字大旗显得格外惹眼。大旗之下,十数名将领簇拥着赵皓缓缓而行。

        玉龙马背上的赵皓,头戴一顶红缨遮阳铁盔,身披紫色百花战袍,外罩王馨送的黑蛟甲,腰悬百炼精钢宝剑,身后一袭大红披风猎猎随风鼓荡,再配上他那修长而矫健的身躯,显得英气勃勃。

        此刻的他,望着身后万余大军,显得踌躇满志,又稍稍有点忐忑不安。

        由于赵皓的护法神之说和其对赵佶接二连三的钱弹轰炸,再加上赵皓一向投其所好,使得赵佶恨不得将赵皓当亲儿子看待,纵然蔡京居心叵测,但是赵佶却似乎没有半点对赵皓防范的觉悟,当即便批准了蔡京的提议。

        赵皓自然只能奉旨出征,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挂帅出征的历程,也是自太宗赵光义之后,宗室第一次挂帅出征……

        五百白梃兵,两千锦衣卫,一万京师禁军精锐,再加上韩世忠、鲁智深、武松、方百花、梁红玉、杨可世等人随行,这几人要么是一流猛将,要么是武力与将才并重,而且还有经验丰富的现役名将种师中为副将,这场战斗几乎不可能输。

        梁山贼寇,就算是如小说中一般武力勇悍又如何?这些人大都是清一色的打手级人物,并无什么帅才在其中,加之装备简陋,如何与兵甲精良的大宋精锐之师抗衡?

        更何况,自己还有个系统……

        只是赵佶那厮对自己似乎太信任了,使得自己一步步朝宠臣加权臣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难道自己要走王莽、司马昭之流的路线么?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司马之心,路人皆知!

        一旦接触了军队,也许便是一条不归路,拥兵自重,进而武力夺权,可乎?

        赵皓在心底盘问着,终究是摇了摇头。

        有了这一次掌兵,未必还有下次,赵佶未必一直糊涂。

        更何况大宋虽然抑武重文,但是武人们的忠君思想却极其浓烈。岳飞手握重兵,反叛易如反掌,最终也只能冤死风波亭,空喊几声“天日昭昭”。韩世忠更不用说,后期完全是对君王之命言听计从。

        纵是自己的名声朝野皆知,甚至号称为天下所望,今若有那么一天,行王莽之事,天下人会接受自己吗?

        恐怕不然。

        他若是赵桓,倒是可以效仿太宗的“烛影斧声”,只要做得不留痕迹,谁敢当他是第二个杨广?只是,可惜……他只是一个五服外的宗室,要来成百上千次的“烛影斧声”,才能顺位继承帝位……

        他的脑海里蓦地想起方腊麾下谋士吕将临终之前的话。

        “唯有先破而后立,当金人南下,兵围汴梁之时,当赵佶父子在天下臣民之前尽显其昏庸无能之时,当大宋大厦即将倾覆之际,便是公子黄袍加身,君临天下之日!”

        正胡思乱想之际,一骑飞奔而来:“启禀上将军,前头便是蔡口镇。”

        赵皓抬眼望了望天色,和远处隐约可见的一处屋舍密集的镇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高声喊道:“加快行军速度,今晚在蔡口镇中休憩。”

        应诺声四起,众将士精神大振,队伍明显加快了速度,连续几天的餐风露宿,如今能入城休息,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个难得的好消息。

        马背上的赵皓抬头望了一下远处的蔡口镇,心中百感交集。

        蔡口镇在项城县境内中北部,过了蔡口镇,战争就不远了。

        大军逐渐行至浮阳城五六里之外的时候,突然数骑迎面飞奔而来:“指挥使大人!指挥使大人……”

        赵皓转过头来,只见那几名锦衣卫气喘吁吁的奔近前来,见到赵皓立即翻身落马,迎了上来。

        “启禀指挥使大人,梁山逆贼秦明、李逵、朱武等率万人疾攻项城,项城兵马都监刘恒虽拼死抵抗,奈何寡不敌众,箭镞也即将告罄,项城看看便要破了,决计撑不过明日。”

        秦明、李逵、朱武?

        原来这些名字真的存在……

        一旁的种师中脸色大变,急声道:“那秦明曾为青州兵马统制,因与青州知府不和,一怒之下杀了知府落草,此人颇懂战法,又极其骁勇,刘恒定非其对手,再不驰援,恐怕项城保不住了!”

        赵皓跟着脸色也是一变,贼寇攻城,一旦城破,城中百姓必然遭殃。

        “既如此,便请老将军与杨将军率五百精锐骑兵,驰援项城,拖住贼军!”

        喏!

        种师道和杨可世各自应了一声,领着五百白梃兵,带动起漫天的烟尘,滚滚向项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