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17章 夜来兵马

第217章 夜来兵马

        虽然曾经看着古龙的小说长大,但是穿越到宋代两年多,赵皓还真没见过几个所谓的江湖上的武林高手。像什么所谓“京西双虎”、“秃鹰”和“河北四煞”之流,虽然听起来凶名赫赫,就武力来论,方百花都能通吃。但是,此刻赵皓却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些江湖杀手的恐怖,他们的恐怖不在武力上,而是在于阴险毒辣……

        四人继续启程前行,向能和玉荷虽然饿得发慌,却也只得忍着,看着一路上的野果却也只能强吞着口水。

        好在赵皓给他们各加了一道神行符,又给他们每人吃了一颗小全丹补充体力,一路走走停停,耗费了大半日时光,终于出了山口。

        出了山口又走了数里路,终于来到一处小镇上。此时已是晌午时分,四人在镇上寻了个小饭店,填饱了肚子。

        吃完饭之后,四人休憩了一阵,赵皓又请店家寻了两辆马车,虽然这种小镇上的牛车,牛车虽不及马车快,但是终究好过脚力。赵皓和向能共乘一辆,方百花和玉荷一辆,继续向洛阳城进发。

        到了黄昏时分,四人来到洛阳附近的龙门镇内,而此时离洛阳城还有四五十里地,看看即将天黑,只得决定在龙门镇歇下。

        龙门镇虽然比起一般的镇要繁华得多,大的客栈却只有一家,赵皓见到那客栈的名字,心头不觉一紧。

        龙门客栈!

        四人下了牛车,付了车钱之后,进了客栈。赵皓朝店内望了望,并未见可疑人物,大都是些贩夫走卒,也有几个看起来颇有资财的富商,但是属性平庸,没什么异常。

        四人要了两间上房,将行李放到房间内之后,便又返回客栈大堂,点了好一桌酒菜。一路奔波,总算明日便可入洛阳城,自然是要好好吃喝一番,以慰这一路劳顿之苦。

        正吃了一小半,玉荷突然眉头一皱,露出难受的模样,向能急忙关切的问道:“娘子恁地了?”

        玉荷没有回答,却脸红红的朝方百花耳语着什么。

        方百花大笑,高声道:“店家,你家雪隐在何处?”

        昨天饿了一夜,中午匆匆忙忙吃了点,晚上暴饮暴食而腹中吃紧,倒也正常。

        店小二急声道:“出了大堂,往北拐过去便是。”

        方百花要陪玉荷过去,却听玉荷低声道:“大人正在用食,那污浊之处就不去了,妾身自个省得。”

        方百花也不推辞,便任由她去了,毕竟向能才是他们要保护的正主。赵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欲言又止,终究是没说什么。倒是向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眉头紧锁,不时的朝门外张望着。

        不一会,玉荷已然回来,赵皓这次倒是谨慎了一番,查询确认本人无误,心头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用了餐,便各自入了房,早早休憩,毕竟昨夜也没睡个好觉。

        睡到半夜,赵皓突然被一阵嘈杂声惊醒,急忙一跃而起,不及唤醒邻铺的向能,便提剑疾奔了出去。

        一阵急剧的脚步传入众人的耳中,紧接着客栈外嘈杂的人嚷马嘶声大起。

        客栈之外,外面喊杀声震天,无数的火把整个小镇几乎都照得通明。整个客栈的人都惊动起来,一阵慌乱,到处是惊叫声和哭喊声。

        赵皓脸色微微一变,心中预感此必是冲自己而来,正要回房叫醒向能,却见得向能也已神色紧张的奔了出来。

        紧接着,玉荷也穿戴整齐的走出了屋外,问道:“恁地了?”

        赵皓望了玉荷一眼,眉头微微一皱。

        此时方百花从屋檐上一个倒翻,回到楼道上,冷声道:“整个客栈都被围了起来,至少有两三百人,又以弓弩守之,恐怕是冲杀不出去了!”

        果然,凡是叫龙门客栈的,都不是善地……

        向能满脸煞白,失声问道:“来的甚么人马?”

        方百花道:“身着制式兵甲,怕是来的官兵。”

        玉荷神色喜道:“既是官军,应与两位一路,何不下去说个明白?”

        方百花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赵皓神色淡然,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边下去看看!”

        说完率先往楼下走去。

        向能神色却变得愈发慌乱起来,急声道:“官军是官军,就怕与锦衣卫不是一路,而是那些坑害百姓的狗贼们是一路的。”

        方百花笑笑:“什么大鬼小鬼,在我们白大人面前都得趴着,下去罢!”

        向能听方百花这般说,虽然神色惴惴不安,却也无可奈何,只得跟在赵皓身后,方百花又对玉荷做了个请的手势,玉荷也紧随其后。

        四人来到大院内,却见院内早已聚了十几二十人,大都是过夜的旅客,还有店家。

        门外火光熊熊,人喊马嘶,好不热闹。

        不一会,便有人用力砸门,大声呼喝道:“洛阳官军办案,速速开门,若是慢了,便砸门了!”

        那店家早已惊得面无人色,听得这般凶神恶煞的吼叫,又听得是官军,哪里还敢怠慢,急忙将门打开。

        大门刚打开,一群身着铠甲的官军便一拥而入,在门口排着两排。众官军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腾腾,手中的利刃在火光的照耀下寒光闪闪,令人不寒而栗。

        紧接着,一个身着绿袍的年轻官员,在一干盔甲鲜明的官军的簇拥之下,缓缓的踱了进来。

        那年轻官员二十五六岁模样,面容俊朗,身材高挑,除了眉宇间的那股阴鸷之气,倒也算相貌堂堂,气度不凡。

        那官员径直走到赵皓等四人面前,停下脚步,挥了挥手道:“无关人员都退下去罢!”

        其他旅客及店家如蒙大赦,忙不迭的退回了各自的房间。

        向能面如土色,艰难的吐了一句:“杨进,是你!”

        那叫杨进的官员哈哈大笑:“向司户,昔日同在洛阳府为官,想不到今日阁下便要成阶下囚了。有的东西不是你能动的,今日事已至此,束手就擒罢!”

        向能朝赵皓望了望,只见赵皓神色一脸的淡然,神色稍安,默然不语。..

        那杨进的视线从赵皓和方百花两人的身上一扫而过,随即落在玉荷的身上,又嘿嘿一笑:“玉荷,此番多亏了你,过来罢!”

        话音未落,赵皓、方百花和向能三人脸色立即大变,尤其是向能,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脸色苍白如纸,不带一丝血色。

        一声娇笑,却见那玉荷如同一只蝴蝶一般,翩然飘到了杨进的身边,笑盈盈而立。

        玉荷刚出门时,赵皓便觉得哪里不对,此刻才反应过来,此女出门时居然好生梳妆了一番……。

        只是,此女对他的好感度依旧还有45……真他娘的活见鬼!

        方百花冷笑道:“玉荷妹妹,你白日里借故腹中吃紧离开,怕是便已找人报信了罢?”

        向能已气得七窍生烟,指着玉荷骂道:“玉荷,老夫待你不薄……为何行此背叛之事?”

        玉荷神色坦然的说道:“官人,你数月来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大概也忘记了妾身的契约已于七日之前到期之事……如今妾身已是自由之人,不再是你家小妾。妾身自十三岁跟了官人,官人倒也待妾身不薄,只是官人如今已年近天命,身体亦每况愈下,妾身岂能不趁着大好年纪去寻个好的人家?更何况,如今官人得罪了大人们,四处逃亡,妾身又何以处之?”

        向能被她说得无话可说,只是指着她直打哆嗦:“你,你,你……”

        玉荷又继续说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妾身并非官人的妻,只是一个契约将到期的妾而已。从来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杨都监官宦世家,年纪轻轻便是从六品,人才相貌都比你强上百倍,官人若是心疼妾身,便莫要怪了妾身跟了杨都监。”

        赵皓原本扶着向能,突然感觉手上一沉,仔细一看,却见得向能竟然气得晕了过去。

        一旁的方百花勃然大怒,指着玉荷骂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小娼妇,吃里扒外、与人私通还理直气壮,岂有此理!”

        玉荷在向能面前说得头头是道,有恃无恐,倒是被方百花这一骂,立即低下了头。

        杨进大怒:“甚么人,拿下!”

        方百花掏出腰牌一亮:“锦衣卫在此,谁敢放肆!”

        杨进冷笑道:“甚么锦衣卫,必是假冒的,拿下!”

        四周的官军齐刷刷的亮出长刀,便要扑上来,却听一声厉喝“且慢”,众人又停住了脚步。

        只见赵皓将向能放在地上,缓缓的走近前几步,缓声问道:“在下乃锦衣卫虞侯,敢请教大人尊姓大名?”

        一旁有人回道:“此乃洛阳兵马都监杨大人,亦是仓司大人之子。”

        县兵马都监,一般大概从八品,不过洛阳乃京西北路治所,故洛阳兵马都监营至少是正七品,这杨进既是杨宇之子,官阶又高了一等。

        杨进斜视了一眼赵皓,再次冷声道:“拿下!”

        “慢!”

        又有人喝道,杨进回头一看,却是玉荷。

        只见玉荷拉着杨进的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软语央求道:“官人,他两人一路颇有照应,又非正主,不如放了罢。”

        杨进双眼一瞪,呵斥道:“此两人为虎作伥,岂可放走,休得聒噪!”

        玉荷脸色一变,终究不敢再说话。

        赵皓笑道:“杨都监,今夜你恐怕带不走我等了。”

        杨进哈哈大笑:“京西北路之地,就没有我杨进带不走的人,来人……”

        轰隆隆~

        话未说完,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的雷声滚滚而来,是马蹄声!

        众官军齐齐脸色大变,要知道大宋自来少马,就算整个京西的厢军,所拥有的马匹尚不足千数,如今这马蹄声如雷,至少是数百匹战马奔腾而来,便可知来者非同小可。

        这一刻,就连杨进也刷的变了脸色,满脸震惊的望着赵皓。

        咴咴咴~

        很快,客栈外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骏马嘶鸣声。

        紧接着,便听到一阵怒喝声:“锦衣卫在此,敢阻挡者死!”

        随即便听得砰砰几声,门口守卫的官兵如同稻草一般被人摔了进来,一群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及白梃兵蜂拥而入。

        只见一个身材极其高大魁梧的汉子,率众直奔赵皓而来,躬身一拜:“拜见指挥使大人!”

        指挥使?

        一旁的玉荷脸色瞬间大变,满脸震惊的望着赵皓,神色变得十分复杂。

        杨进的脸色青一块红一块,随即又逐渐恢复了镇定,只是朝赵皓一拱手道:“原来是指挥使大人,杨某此厢有礼了。不过洛阳厢军,不受锦衣卫节制,今有京西北路司户参军负罪潜逃,鄙人奉京西北路都转运使杜大人之命前来追捕归案,还请诸位方便则个,至于指挥使大人与在下的误会,他日必登门拜访赔罪!”

        方百花噗嗤一声笑了,笑靥如花,指着杨进笑道:“杨都监,你威风不小,见识却不长。难道你不知我家指挥使大人乃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上护军、寿安侯,官拜三品,就算是令尊大人见了,也得大礼参拜。更何况我家大人乃宗室,更是奉旨钦差,代天巡狩,但凡京西南北两路,一应事宜,均受我家大人节制,你一个小小的洛阳兵马都监,也敢道不受节制?登门拜访赔罪……你一个小小的七品官,也有资格登门拜访?”

        甚么?!

        方百花的话,无异于平地起了个惊雷,震得众人目瞪口呆,全场哗然大惊。

        ps:回家了一趟,争取在下周内把这几日欠的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