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85章 女真出兵

第285章 女真出兵

        夜。

        大宋北伐军都统制行辕。

        内堂之中,灯火通明,赵皓和种师道相对而坐。

        桌上原本有温好的美酒,也有几样热气腾腾的精美的菜肴,但是此刻已渐渐的冷却,两人面前的筷子干干净净,很显然是没动过的。

        种师道望着赵皓,赵皓知道他想问什么,想说什么,却只是淡然回望着他。

        许久,种师道终于耐不住,微微叹了口气道:“公子,值否?”

        赵皓淡淡的说道:“为了列祖列宗念念不忘的幽云十六州,为了洗刷我汉人一百五十载之耻,还有,为了减少三军将士的牺牲,本郡公觉得值!”

        种师道摇头苦笑道:“辽人主力已溃,大局已定,公子何不顺水推舟……军功大了,对公子无益。朝堂,需要公子,天下,需要公子。”

        赵皓笑了,笑得有点萧索的意味:“朝堂,注定是回不去了,我只想好好的打完这场北伐之战,别无他求。”

        种师道默然,许久才道:“公子原本不必如此,恁地一错再错,直至不可收拾……自结识公子以来,公子一向行事看似鲁莽,却是智珠在握,恁地此次如此不顾一切后果?”

        赵皓脸色依旧很平静,笑道:“本郡公一向行事只跟随本心,不计后果……”

        种师道缓缓的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赵皓,眼中似乎笼着一股浓浓的迷雾,眼神颇带迷离的意味。

        缓声道:“公子的确是宗室中翘楚,文韬武略,无人可比,包括……太子及诸位皇子,只是……”

        种师道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

        赵皓神情一楞,随即明白了种师道的意思,不觉又笑了,带着几分失望,又带着几分释然。

        “赵皓虽然心气比天高,但是此心天日可表,不该想的事情,自是不会去想。收复幽云十六州,是赵皓此生之宏愿,一旦此间事已了,赵皓自会隐退,别无他求。”

        种师道眼中的迷雾瞬间褪尽,露出亮光来,当即站起身来,朝赵皓躬身一拜:“谢公子,若无他事,末将先告退。”

        赵皓急忙站起身来还礼。

        终于,种师道的脚步声远去,赵皓摇了摇头。

        你猜的没错,本公子就是要造反,但不是现在,也不是用这只军马……

        *******************

        涿州大败的消息,先是传到了燕京,随后又紧急传到了辽国中京。

        辽国举国震惊,如同发了一场大地震一般,其震撼程度不亚于当年女真人攻破上京之战。

        辽人震惊的,不只是宋人取了涿州,更为宋人杀戮数万辽人步卒而胆寒。

        宋人一向以礼治国,对待溃军基本都是战胜即可,对待俘虏更是以礼相待,从未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屠戮事件。

        而现今的宋人主将,简直就是个杀人魔王,如同女真人一般。

        很快,宋军主将的消息被远拦子查探得一清二楚,然后又从燕京传报到了中京。

        没过多久,一只辽人使团,自中京而出,绕过涿州方向,自易州南下,渡过易水,进入保州地界,奔往汴梁而去。

        *******************

        上京。

        北风卷地,城郊的草原一片枯黄。

        难得一个出太阳的日子,虽然那阳光似乎也是冷的,但是四野里一片亮光,也让许久未见阳光的人们心中感觉暖暖的。

        呜嗷~

        一只秃鹫在空中展翅翱翔,发出一声声唳叫,一双锐目在枯草丛中搜索着。冬天里的野兔和其他小动物,出来活动得少了,对于这只扁毛畜生来说,的确是难熬。

        不过,它很快便不用熬了。

        咻~

        一枝利箭自平地而起,发出呜呜的撕裂空气的声响,如同流星一般划过长空,射入那秃鹫的腹部。

        那秃鹫发出一声哀叫,猛的奋力扑动着翅膀,似乎想带箭向苍穹高处逃离,却只扑腾了几下,便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然后便一头栽落了下来。

        一声欢呼声响起。

        草原之上,数十骑战马,踏着那满地的枯黄,奔驰正急,草屑和泥土四溅。

        一名红衣少女,纵马疾驰,奔行在众人之前,眼看便到了那秃鹫坠落之地,刷的拔剑而出,就地一撩,那带箭的秃鹫便被她刺在刀上,然后又欢呼着用刀举着那秃鹫而回。

        众骑见得她打马而回,不约而同的一提缰绳,勒住马脚。这些战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缰绳羁勒,立时止步。那马上的骑者骑术精湛,胯下的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

        仔细望去,只见那马背上的骑士,人人身着皮袍,头戴皮帽,各自脑后留着三撮金钱鼠尾,前面隐隐露出刮得精光趣青的头皮,皆生得矮壮敦实,脖子几乎和普通汉人的肩膀一般宽,满脸凶悍和傲然之色,如同一群野兽一般。

        众人之中,簇拥着一个虽然脸上皱纹已深,却依旧壮实如山,神色不怒自威的年迈王者,正是金国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

        那前头欢呼雀跃而来的,正是阿骨打的爱女,完颜雪。

        与阿骨打并肩而立的,年约三十五六岁,神情极其彪悍,正是金国的谙班勃极烈,完颜吴乞买。谙班勃极烈,在金国便是首席大臣和储君,俨然是女真第二号人物。

        在阿骨打的身后,都是完颜家族的重臣悍将,当然少不了完颜宗望、宗弼和宗翰等人。

        完颜雪身着一袭昂贵朱锦雪貂裘,脖颈上围着一领银狐围脖,催动着胯下那通体雪白的良驹,那白皙如雪的脸庞上,笑靥如花,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如同草原上最耀眼的明珠。

        完颜阿骨打,望着像蝴蝶一般翩然而来的爱女,眼中露出温暖的笑意,一如那冬日的阳光。

        身后,众人也是对老皇帝的神箭赞不绝口。

        完颜阿骨打收起那张三石硬弓,微微笑道:“老了,朕终究是老了……快拉不动此弓了。”

        他缓缓的将视线望向南面,神色有点迷离:“待得破了中京,斩杀耶律延禧,朕此生便无憾了!”

        八年前,天祚帝耶律延禧到春州,召集附近的女真族酋长来朝,宴席中醉酒后令女真酋长为他跳舞,只有完颜阿骨打不肯,若非其他酋长求情,差点被耶律延禧当场斩杀,也就此掀开了完颜阿骨打反辽的序幕,也敲响了辽人的丧钟。

        完颜阿骨打本身是汉迷,对待汉人文化十分仰慕,加之年事已高,锐气消磨,毕生的宏愿也仅限于破辽和斩杀耶律延禧,并无他求。不管如何,历史上的完颜阿骨打到死,都是对宋人极其亲善,甚至不顾族人反对,力排众议,按照协议将燕京六州分给了宋人。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长白山里野生野长的女真人大概是长期与野兽作伴的缘故,骨子里也是一群野兽,一旦开了杀戮,尝了鲜血的味道,天生的残忍和凶性被激发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叩哒哒~

        一名谋克疾驰而来,见到完颜阿骨打,急忙翻身下马,向前施礼。

        “启禀陛下,南面来报,南人皇帝遣大军十万,挥师北伐,先在白沟河大败耶律大石,今又攻破涿州,望燕京而去。”

        话音一落,众人脸色纷纷一变。

        辽人五京虽然已失两京,但是实力尚存,女真人虽然五年之内攻下两京之地,也挫动了元气,需要休养,故此按兵不动。想不到宋人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便接连大胜,进而摧城拔寨,这种战绩,对于女真人算不得甚么,但是南人被辽人压制百余年,一向以软弱著称,如今也变得如此勇猛,不得不令女真人肃然起来。

        “南人的主将何人?”

        问话者,正是完颜宗弼,即金兀术。此时的宗弼比起一年前,看似又成熟稳重了许多,眉宇之间的凶悍之气,也浓烈了许多,令人望而生畏。

        那谋克听得四太子发问,急忙回道:“此次南人北伐主帅乃童贯,不过……据闻童贯一直坐镇雄州,真正主事的,却是……当年的宗室公子赵皓!”

        赵皓!?

        众人心中一跳,一年多前的事情又浮现在心头。

        蒺藜山之战,以三百骑突入十万辽军的悍勇少年!

        宋金比武大赛,率众全胜女真众将,力压完颜宗弼的少年!

        那个吟着“醉里挑灯看剑”,视女真群雄如无物的少年!

        完颜雪的脸色变了,原本白里透红的脸庞,已被红晕染成了粉红色的桃花,鲜翠欲滴,眼中更是放出亮光来。

        完颜宗弼的脸色也变了,原本黝黑的脸庞,变得更黑了,甚至还带着乌青之色,眼中似乎有一团火,熊熊的燃烧着。

        “自赵光义以来,汉人宗室子弟不可从军,不可统兵,你是不是搞错了?”完颜宗弼目露凶光,恶狠狠的望向那谋克。

        不等那谋克回答,完颜阿骨打已然摆了摆手,望着南方,微微叹了口气道:“朕早说过,汉人不可轻视。赵公子当年便大放异彩,区区一个童贯,萤火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

        这位汉迷的老皇帝,对赵皓的评价一向极高。

        完颜宗弼脸上的肌肉急剧的抽搐起来,急声道:“既然如此,还请父皇陛下赐兵马三千,孩儿定当攻下中京,再与那赵皓小儿,会猎于长城之南!”

        完颜阿骨打淡然道:“汉人已出兵,我等也该履约南下了,合当辽人当灭,耶律延禧该死!”

        他回转身来,对身旁的完颜吴乞买沉声道:“半月之后,南下进攻中京,活捉耶律延禧,你速速筹备一应军备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