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75章 痛快!

第275章 痛快!

        最后一抹残阳,消失在远山之后,只留下漫天如血的光芒。

        赵皓缓缓的勒住马脚,望着那一团红艳艳的晚霞,闻着空气中那浓浓的血腥味,只觉一切恍然如梦。

        种师道、种师中、韩世忠、花荣和张清等人,将他团团围在大旗之下。

        这一刻,空气几乎凝固。

        周遭所有一切,在一瞬间都失却了声音……

        在这一刻,虽然抬头四下看去,只能看到一层层的铁甲,只能看到无数簇拥着自己的宋军战士,但是赵皓却仿佛看到了在最前面,无数辽人士卒,已经被白梃兵踏过,践踏在马下,长矛涌动处,不知道多少辽人战士落马。这些白梃兵将士,有的已经丢矛抽刀,没头没脸的砍杀过去,借着马力,长刀过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就是一条血路!

        辽军惨叫着,呼喊着,跌跌撞撞地朝后挤,将自己队列践踏得更加纷乱,曾经凶猛如虎的辽军,再也没有反身迎敌的勇气,只想离开这些黑甲杀神远些。

        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同样,那就是说不出的惊恐!

        还有那辽军主将,与萧干号称辽末双雄的耶律大石,曾经在历史上仅凭仓促聚集起来的杂兵,便在白沟河一战杀得宋人丢盔弃甲,令童贯仓皇而逃,不敢北顾。如今却也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惶然北去,不敢南望!

        这一瞬之间,所有声音又突然回到了战场上头,巨大的呼喊声音,惨叫声音,在这一刻爆发,直冲上云霄!

        赵皓玉树临风、英气勃勃,虽然被裹在队伍里头,所有的视线却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就连那曾经对他更多的只是憎恨和恐惧的河朔禁军,也纷纷投来心悦诚服的神色。

        这一刻,那些河朔禁军们,肆意的享受着大胜的荣光,肆意的倾泻着心中的豪情和畅快,他们从军数十年,未尝一战,今日才尝到了战斗残酷,也感受到了横扫胡虏的铁血和激情。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好男儿,理当如此!

        这一刻,这些百年未尝一战的河朔禁军,才真正的蜕变为铁血战士,大宋的勇士,汉人的好男儿!

        人群之中,清晰地听见韩世忠的大笑声音:“直娘贼,痛快,真他娘杀的痛快!这才是老子的本色!”

        随即,四周响起一阵如雷般的大笑,甚至演变成嚎叫,鬼哭狼嚎般的宣泄……

        大笑声、嚎叫声,直冲云霄。

        这些将士,也许日后会喋血疆场,也许会解甲归田,也许会如韩世忠一般逐渐成为大将,但是无论如何,今日这一战,将让他们铭记终生!

        赵皓呆呆的望着面前这一切,那白皙如玉的脸庞,此刻却是红彤彤一片,热血除了朝上涌,再没有其他出路。许久,他才缓过神来,缓声道:“吹号,收兵!”

        呜呜呜~

        数十只号角连绵而起,如同飓风一般,瞬间横扫了整个平原,整个天地之间都鼓荡着那豪情猎猎的号声,成为天地之中,最强之音!

        夜幕逐渐降临,一缕缕如轻烟般的夜色,袅袅而起。

        号角声中,一只数千人的铁骑,踏着那如烟的夜色,缓缓驰来,一直奔到大军近前,这才齐齐翻身下马。

        领头一将,率先疾奔而来,前头军马如同劈波斩浪一般裂了开来,那将直奔赵皓面前,恭恭敬敬的拜倒了下去:“末将杨可世,拜见隆德郡公,请郡公赐罪!”

        在他身后,三千铁骑,呼啦啦的全部跪倒了下来。

        这只大宋第一精锐之师,在这一刻,全军彻底对这位白脸宗室公子服气。

        ……

        燕山下。

        一处小山丘之上,萧干站在自己旗号之下,只是看向东面。

        那里依旧连营数里,曾经是大辽四万精兵的驻扎之地,到处飘扬着“鹰”和“日月”组成的大辽军旗。

        在那军营里,数万大辽儿郎,杀气满卷,众志成城,誓将宋营踏平,令南人百年不敢北顾。还有那意气风发的大石林牙,气吞万里如虎,视南人将帅如插标卖首者……

        然而,面前的一切,令萧干只觉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

        奔杀一夜回来,那座军营便已易主,那数里的营盘,到处飘扬的是橘黄色的宋人的旗帜,那满营喧嚣而起的,也是汉人的声音。

        一日前那座满是契丹人和奚人声音的大营,似乎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萧干却知道,那座大营绝不是突然消失,而是拜南人所赐。

        那重新修建的大营,依旧能看出曾经被火烧的痕迹;空气中漂浮着浓浓的血腥味,浓得令人窒息;遍地都是身着辽人衣甲的尸体,大群大群的宋人,将辽人身上的铁甲和箭壶等器械一一卸除,然后再往事先挖好的大坑里一扔了事。

        萧干静静的望着面前这一切,双目尽赤。

        四万人的精兵,至少折损了大半,若是在鼎盛时期,四万兵马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如今风雨飘摇的辽军来说,四万大军,几乎是整个辽地三成的兵力。

        这一场倾国之战,居然输得如此一塌糊涂!

        他那高瘦的身子只是在那里微微的颤抖,捏着拳头咬牙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宋军在白沟河只有四五万兵马,我大辽也有大军近五万,双方兵马旗鼓相当,又隔河而望…………何以一日之间败得如此惨烈?”

        在他的认知里,双方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宋人根本就不是辽人的对手,莫说击败辽人,能保持不败就是奇迹了!

        呛啷~

        萧干眼中怒火越来越旺,脸上的战意越来越浓,一激动之下,刷的拔刀而出,直指那些正在扒辽人铁甲的宋军,便要冲杀过去。麾下几个皮室军将领齐刷刷的围了过来,拜倒在地:“大王,不若先回涿州罢!如今粮草辎重尽失,主力大军已溃,光靠我等三千兵马,难以占便宜…………俺们回涿州休整,与大石林牙汇集一起,再将宋狗打回白沟河对岸就是!”

        嗷~

        萧干仰天发出一阵猛兽般的嚎叫,充满不甘的愤懑,又带着几分绝望的悲凉。

        原本打不过女真人,已经令人绝望了,满以为能从宋人的身上找回自信,谁知道那一向孱弱的宋人,也变得如此勇猛了……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居然敢渡河直扑而来,一日之间将四五万辽军精锐杀得全面溃败!

        据他所打探的消息,和对面的四万多宋军,西军和河朔禁军各占一半,西军也就罢了,河朔禁军可是近两百年未尝一战,几乎就是一只残废的兵马。就这样一只半残的兵马,居然将赫赫有名的大石林牙和兵力相当的辽军精锐打残了!

        难道,天要亡我大辽?

        萧干猛一挥手,身旁的亲兵急忙将他的马牵了过来,萧干眼睛也泛起了血丝,翻身上马,手中长刀一举:“老子要看看这宋人统帅是谁?敢如此欺侮我大辽,不擒斩此人,老子誓不回师!”

        他话音才落,四周的铁骑大惊,纷纷拦在他面前,萧大王绕不开这个弯子,他们不能让萧大王这么一意孤行下去!

        “萧大王,我等一日一夜未歇,粒米未进,如今人困马乏,宋人又十数倍兵力于我等,更有白梃兵重骑,事到如今,已不可拼一时血气,还是回涿州罢!”

        萧干见众人这般模样,稍稍清醒了过来,沉声问道:“可知宋人主帅何人?种师道,还是童贯,还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宗室?”

        一名年老的将领微微叹道:“种师道擅守不擅攻,且一向沉稳,绝不会做出此般孤注一掷的事情,童贯尚在雄州,如此大胆拼命一战,恐怕是出自那位宋人宗室的手笔!”

        萧干杀气冲天,举刀直指宋军大营,嘶声怒吼:“姓赵的小子,迟早有一日,某将砍下你的狗头,悬于涿州南门!”

        说完一催胯下骏马,率众滚滚往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