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71章 白沟河之战(四)

第271章 白沟河之战(四)

        杀~

        韩世忠率先扑近对手,手中长刀一挥,那千斤巨力之下,几杆长长伸出来的长矛立即被扫的飞了起来。

        嘭~

        那胯.下的战马前蹄扬起,恶狠狠的踩在挡在面前的盾牌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击何止千斤,只听得那木盾的碎裂之声响起,那名盾牌兵口中鲜血狂喷,连人带盾瘫倒了下去。

        就在马蹄落下那一刹那,韩世忠手中长刀挥出一道光弧,两颗人头呼的飞了出去,又倒下两名刀盾兵,露出一大道口子。

        紧接着鲁智深、关胜、杨志、呼延灼、董平、索超、徐宁等人,纷纷纵马向前,扑向那如同铜墙铁壁般的盾阵。

        鲁智深、关胜两人的青龙刀都在六十斤以上,直接砸在敌军的大盾上,那盾牌以硬木为采,上面蒙有牛皮,能防住普通的箭矢和刀枪,却防不住这种绝世神将的千斤重击,一击之下,便一个个东倒西歪,乱了阵型。

        呼延灼的双铁鞭,杨志的百炼精钢宝刀,简直就是破盾的神器,一个重击为主,能对盾牌之后的敌军造成重大伤害,一个削铁如泥,那木盾一劈就开。

        董平、索超和徐宁等人,兵器都是长枪,便学那韩世忠,以枪为掩护,拨开敌军兵器,再以马前蹄践踏之。

        八名虎将的冲击之下,辽军的盾阵很快便被冲破了一大道口子。

        紧接着,八百名精兵紧紧跟上,这些敢死精兵,个个顶盔贯甲,背负钢刀,手执的兵器,却是清一色的碗口粗的硬樟木大棒。

        白梃,是老种相公的专利,专为破防而设。

        嘭嘭嘭~

        八百名精悍的敢死精兵,手执碗口粗的白梃,迎着那如同龟甲阵一般的木盾,恶狠狠的砸了下去,只听得惨叫声大起,那些手执大盾的辽军,在碗口粗的硬樟木的轰击之下,不是木盾脱手,就是连人带盾摔倒。

        很快,辽军的前军盾阵,便被手执白梃的敢死精兵冲得七零八落,而八名如同猛兽般的虎将,更是如同虎入羊群,在敌军丛中大肆砍杀。

        咻咻咻~

        宋军的第二轮箭雨再次从阵中激荡而起,空气撕裂的声音和羽箭的颤动声,在空中喧嚣,无数的流光,汇集成一片密不透风的箭网,朝前头的辽军呼啸而来,那强劲的力道,连绵不绝的箭速是那样令人绝望。

        噗噗噗~

        激涌不息的箭雨之中,甲衣破裂,箭镞射入骨肉的声音是那么清晰,那么毛骨悚然,紧接着惨叫声又飞速蔓延而来,除了中路之外,前军的辽军勇士,如同被龙卷风席卷的草木一般,呼啦啦的一片接一片的倒了下去。

        随着一轮箭雨的压制,宋军的前军,终于全部冲杀而来,与辽军的前军轰然对撞在一起,激起了一层血雾。

        轰隆隆~

        杨可世统率的三千白梃兵,终于杀出重围,顿时如同逃出铁笼的猛虎一般,恶狠狠的从后面撞进了辽军前军之中。

        轰轰轰~

        前排的铁骑如同失控的汽车一般,猛然撞进了密集如云的辽军丛中,刹那间激起了一层血雾,只听得骨肉碎裂声、木质枪杆折断声和绝望的惨叫声,一时间大作,辽军前军前军的士兵,一个个被撞得飞了起来,骨折筋断,鲜血四溅,根本就没还手之力。

        下一刻,一根根碗口粗的白梃,带着呼呼的风声,恶狠狠的砸了下去,砸得辽军兵器横飞,头破血流,不过一个照面之间,辽军前军的步兵已然混乱不堪,这些步卒手中的长枪如林,原本等着宋军步卒,却等来了近战之中无坚不摧的重甲骑兵从背后攻袭,根本就无力阻挡。

        三千多名白梃兵全部撞入敌军之中后,数以万计的宋军步卒,也趁机发起猛烈的攻击,砍杀那些在铁骑的冲击之下溃不成军的辽军步卒。

        就在此时,辽军的中军步卒两万多人和四千多大帐皮室军也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三千白梃兵已与宋军主力大军汇合,在老种相公的指挥之下,迅速调转马头,迎战辽军。

        此时此刻,已没有时间来研究太多的战法和阵法,两军相距不到百步,唯有拼死一战,勇者为胜!

        敌军主将,耶律大石留下五百重骑与玄甲精骑激战在一起,也率众随着中军而来,再次回到主阵之中,指挥作战。

        宋军之中,以赵皓和种师道为中心,迅速对阵列做了小小的调整之后,也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无论是耶律大石,还是赵皓和种师道,万万都没想到,宋军和辽军的决战,会在此时此地。

        双方主帅都清楚的知道,他们任何一方都没有退路。

        宋军背水一战,失败的结果便是被赶入白沟河中填河!

        辽军的大营已被烧得七零八落,军粮和辎重差不多烧光了,后退的话也必然是兵败如山倒,能退回涿州的,恐怕十不存一!

        就兵力来看,在辽军前军大败之后,再加上玄甲军的牵制,两军剩余的兵力,几乎势均力敌。辽军只是多了一千多的骑兵,但是宋军的弓弩之强,足以弥补这一优势。

        “擂鼓,死战!”耶律大石嘶声吼道。

        与此同时,种师道也高声吼道:“擂鼓助威,决一死战!”

        咚咚咚~

        咚咚咚~

        双方的鼓声同时冲天而起,数十面大鼓齐齐擂动,那震耳欲聋的鼓声,如同敲击在众将士心中一般,令人热血沸腾。

        此战,关系到两国的国运,不死不休!

        杀~

        杀~

        如墙的铁甲,如鼓的马蹄,如雨的弩箭,如林的刀枪!

        双方差不多六万大军,如同两道决堤的巨浪一般,汹涌而来,恶狠狠的激撞在一起。

        战场上,战鼓声、号角声、喊杀声、金铁之声、惨叫声……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如同浪潮一般,充塞在天地之间。

        红日偏西,残阳如血。

        厮杀已经让人麻木,流血也再也不能刺激人的神经。交战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两个时辰。

        后来,玄甲精骑使用时间已到,在斩杀了两百多名辽军精骑和三百余名步卒之后,逐渐消失,余下的辽军兵马继续加入战斗;而丹阳精兵也随之消失,失去了军营的辅兵们,也随之投入战斗。

        辽军一下增加数千的兵马,并未能扭转战场的局势。因为未过多久,种师中也闻讯而来,率着一万宋军加入这场决战,双方最终演变为近八万兵力全部投入进去的大决战。

        没有亲眼所见这场战争的人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其壮阔和惨烈,闻者也想象不出来那是一种何等血腥的场面。

        这片荒原上的土地都被血泡透,以至于士兵们如踩在刚下过雨的泥泞路上一样,靴子踩下去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内脏和尘土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倾国之战,双方都输不起。

        激励士气的鼓声擂了一通又一通,誓死一战的号令传了一遍又一遍。

        渐渐的,辽军终于出现了颓势。

        不是因为宋军的兵多将猛,而是因为宋军的弓弩!

        近四万的兵马之中,赵皓安排了一万的弓弩手,当前军在拼死激战时,背后的弓弩手正在尽情的激-射着弩箭。那一轮接一轮的箭雨,越过前头激战的战兵,向辽军的中后军肆意的倾泻,纵然辽人大都身着铁甲,但是依旧有不少人中箭倒下,伤亡越来越大。而辽人原本弓弩手就只有寥寥三四千人,由于弓弩技术的落后,对宋军的伤害相对便小了许多。

        赵皓将战斗力极弱的河朔禁军整编成弓弩手,此时终于在关键时刻发挥了效果。

        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突然,一阵苍凉悲壮的歌声陡地从辽军中传来,雄浑而嘹亮。

        赵皓眉头一皱,心中正纳闷那辽人怎么就突然唱起歌来了,却未发现身旁的种师道脸色大变。

        渐渐的,赵皓便觉不对劲了,那苍凉地歌声感染了大战中的辽军士兵,应和而唱者越来越多,厮杀的战场上处处传来那悲怆有力的歌声。

        赵皓抬头望去,只见耶律大石亲手扶着辽军的那“鹰”和“日月”组合的大旗,和士兵们一起高声歌唱,他身前身后许多侍卫一边唱着,一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赵皓神情一呆,回头问道:“这是甚么歌?”

        种师道叹道:“耶律阿保机之歌……”

        随着那苍凉的歌声,原本已处于颓势的辽军仿佛突然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拚杀中的战士们狠戾之气暴涨,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各部辽军突然用更猛烈的攻势向前后左右的宋军发起了攻击。

        一股无形的杀气从战场中央迅猛地扩散开来,不可遏止地朝两侧翻涌,每一个辽军战士的血性都淋漓尽致地爆发了出来。

        卧……槽!

        赵皓不禁心头大怒,娘的你唱“耶律阿保机之歌”,难道老子要唱“我以我血荐轩辕”,还是唱“义勇军进行曲”?

        我唱你麻痹!

        他恶狠狠的盯着敌军大旗下的耶律大石,杀机大起,蓦地回头:“花荣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