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明月在线阅读 - 第266章 冲阵斩旗

第266章 冲阵斩旗

        很快,辽军骑兵便做出了反应,从队伍里窜出二三十骑精悍的大帐皮室军,直奔杨再兴而去,很快便将杨再兴团团包围了起来。

        杨惟忠大惊失色,手中长枪紧攥,随时准备率众冲杀而出,营救杨再兴。

        要知道骑兵二三十骑,抵得部卒上百人,尤其是辽军精锐大帐皮室军,更是非普通士兵可比。

        杨再兴哈哈大笑:“来得好!”

        银枪一举,便冲上了来敌,只见银光闪动,接连数杆大帐皮室军的长矛被荡开,紧接着那道银光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便刺中了一名辽骑的咽喉。

        带血的枪刃拔出,杨再兴根本不去看那中枪的辽骑,回头接连两枪荡开两杆从背后刺来的长矛。左手一伸,便将另一名辽骑的长矛抓出,用力一扯,那名辽骑便连人带长矛被扯到马下。右手的银枪却没有丝毫的停歇,顺势就是一枪,那长枪如同闪电一般,正中一名从斜刺里窜过来的辽骑的眉心,那辽骑眉心流出一缕鲜血,一声不吭的再到于马下。就在同时,杨再兴胯下的骏马蓦地前蹄暴起,狠狠的踩在那名落在地面的辽骑身上,在那千斤重锤之下,那名辽骑口鼻鲜血狂喷,眼见是不活了。

        哈~

        银芒蓦地暴起,在空中斜斜的划了一道一百八十度的光弧,只听得叮叮当当声响起,四五杆长矛被磕得飞了起来,那银枪连连抖动,胯.下战马也随着那银枪而奔行,一连三枪,快如流星,三名辽骑分别被刺中咽喉、眉心和人中穴,如同稻草一般接连栽倒了下去。

        两道矛光自杨再兴背后袭来,只听杨再兴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左手一伸,竟然接连抓住两根矛杆,随后一声大吼,右手反手便是两枪,将两名偷袭者刺于马下。

        不过几个照面的时间,便接连干掉了八名辽骑,余下的辽骑大惊,那里还敢如刚才那般奋不顾身的冲上去,只是将杨再兴团团围住,却不敢率先向前。

        杨再兴一声长笑,纵马一冲奔向四周包围的辽骑最密集处,就如同劈波斩浪一样,枪影瞳瞳,马匹所过之处顿时掀起满天的血雨,残肢断臂四处横飞,七八名武力不俗的大帐皮室军精锐,都无法令杨再兴停顿一步,眨眼间便冲出了包围阵。

        在他身后,又是五名辽军骑兵横尸于地,只留下几匹无主的战马在哀哀悲鸣。

        余下十余名辽军骑兵大惊,纷纷聚集起来,长矛一致向前,形成一个密集的矛阵,直至杨再兴。

        杨再兴调转马头,又是一个疾冲,径直朝那十余杆密集的矛阵冲来,似乎面前不是闪着森芒的精铁矛尖,而是稻草杆一般,眼见得离那矛阵只是十余步,杨再兴的银枪突然在地上一撩,挑起一名辽军的尸体,向前顺势一掷,只听数声轻响,那连人带甲近两百斤的辽军尸体,硬生生的砸在辽军伸出的矛杆上,加上抛掷的力量,何止三四百斤,砸的四五杆矛杆齐齐往下一沉。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杨再兴的银枪已杀至,长枪如风,上下翻飞,纵马穿行而过之时,又是四五名辽骑倒在血泊之中。

        转眼之间,将近三十骑辽军精锐,便只剩下数名残兵败将。

        这一刻,不只是杨惟忠等人惊得目瞪口呆,就是在数百步之外,被百余名精骑簇拥护卫的辽军主将萧干也惊得脸色大变:“宋人之中,果然亦藏龙卧虎,此人之武勇,举世鲜有敌手!”

        杨惟忠也发现了辽军后方的主将,见得那百余名精骑之中,一杆大旗在轻轻的飘扬,他稍懂契丹文,认得那个“萧”字,虽然不知道来者便是大名鼎鼎的萧干,却知道辽人之中,萧和耶律两姓,皆是王族,那大旗下的中年主将,必然非同小可。

        而就在此时,杨再兴已拍马舞枪,将余下几名辽军骑兵斩杀得干干净净,身上的白色战袍溅满了血迹。

        杨惟忠望了望杀敌如宰鸡屠狗般的杨再兴,又望了望远处的萧干大旗,突然急中生智,一催胯.下骏马,朝杨再兴疾奔而来,高声喊道:“杨虞侯,此般厮杀不是个头,速随我冲杀敌军主将,以解我军之围!”

        杨再兴蓦然回头,也看到了远处的辽军主将及扈从,当即喝了声:“好!”

        轰隆隆~

        杨再兴与杨惟忠等人再次汇集在一起,绕开辽军铁骑包围圈,直奔萧干的大旗而去。

        大旗之下的辽军骑兵,也见得那一群疾奔而来的宋军骑兵,齐齐举起矛杆,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对于他们来说,杨惟忠和那四五十骑宋骑并不足虑,真正恐怖的是那个白袍少年将领,简直就是杀神一般的存在,若得数十宋骑护住两翼,再来单骑冲阵,那才是致命的。

        此时想从前军调动兵马来救援很显然是来不及了,除非立即吹号示警,让前头的大军回马来救,否则只能凭借现有的百余名精骑奋力一拼了。

        “大王,怎么办?”萧干身旁一名将领急声问道。

        萧干此时才后悔,没有在身旁多留点兵马,只是当时大势已定,百余骑兵足够守护他的安全,谁知道宋军之中竟然出了白袍小将这样一个变态,几乎能一骑当百……

        时间已容不得萧干做太多的选择,只见他蓦地从腰中拔剑而出,嘶声道:“偷袭敌军不足我一半,何惧之有?此时若吹号示警,则前功尽弃,宋人必然逃遁……拼了!”

        跟随在萧干身旁的,那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听的萧干这般说,齐齐发出如雷般的响应声,手中长矛齐齐斜刺苍穹,形成一片小小的森林,杀气漫卷。

        杀~

        杨再兴手中银枪高举,那红缨之上已沾满了鲜血,锋利的枪刃在日光的照耀之下,闪耀出一片夺目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杨惟忠率众骑如影相随,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帮杨再兴护住两翼,让杨再兴这个锋利的刀尖,直插敌军大旗,斩杀敌军主将。

        杀~

        大帐皮室军,曾经北地的第一王者,哪怕明知对手有勇武无敌的悍将,也没丝毫的退缩,做好迎战的准备。

        轰隆隆~

        两军终于轰然对撞在一起,展开了激烈的厮杀,惨叫声和马嘶声顿时暴起。

        杨再兴一马当先,手中长枪一抖,拨飞迎面一名辽骑的长矛,枪势未歇,噗的一声刺中那辽骑的咽喉,将那辽骑顺势高高的挑起,再往前一砸,顿时砸落两人,马蹄不停,手中长枪上下翻飞,银光闪闪,令敌骑触之即伤,中之即死,马前无一合之将。

        “岂有此理,敢欺我皮室军无人?”

        说着话,百夫长舞起长矛,催马就冲了过来。

        杨再兴此刻如入无人之境,一杆长枪正在疯狂的挑杀敌军的性命。

        耳听有人叫喊,抬头看去,见那中军大旗之下一员辽将,顶盔贯甲,罩袍束带,直奔自己而来,不觉眼中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

        马如龙,枪如电,两人齐齐对冲而去。

        当的一声,矛枪相交,那百夫长的长矛便被杨再兴倾力一击之下荡的飞了出去,两人错蹬而过之际,杨再兴猿臂轻展,迅如闪电般抓住那名百夫长的腰带,将那百夫长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提了起来,高高的举起。

        那百夫长手脚刚刚乱踢乱舞两下,便又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砸在后方的人群之中,将大旗之下,萧干马前密集的护卫砸倒一片。

        咻咻咻~

        就在此时,三枝利箭激-射而出,直奔杨再兴的头部、咽部和胸口而来,避无可避!

        杨再兴轻笑一声,也不用枪杆,只是伸手一拨,那三道势大力沉的疾射,竟然被杨再兴钢筋铁骨般的左掌击飞。双腿一夹马腹,那骏马嘶鸣一声,又向前急窜了几步,直奔萧干面前而来。

        “护卫大王!”

        众扈从惊得魂飞魄散,齐齐大吼,登时便有二十余名骑兵迎面举矛刺来,与杨再兴的厮杀在一起。

        “大王,速速撤退!”萧干边上两名亲兵侍卫急声喊道。

        呜呜呜~

        不等萧干反应过来,混战的军马之中,竟然响起了一道急剧的号角声,冲天而起,响彻云霄。

        何人擅自吹号?

        萧干不禁勃然大怒,抬头望去,却见得是宋军主将杨惟忠亲自在吹号。原来杨再兴一路势如破竹,直奔中军大旗,吸引了辽军精骑的大部分注意力,杨惟忠等人趁机抱团杀到敌军阵中,杨惟忠恰巧遇到一名持号骑兵,奋力一枪击杀,夺过长号,替辽人吹起了号角。

        就在此际,杨再兴游刃有余的应付四周的围攻,抬眼望去,见得萧干身旁密密麻麻的守护了七八名身着铁甲的悍卒,随时准备替萧干挡刀箭,倒是那名掌旗的骑兵被挤到了一旁。

        趁着辽军骑兵被号角声分神之际,他蓦地夺过一杆长矛,单手持矛,瞄准了双手持帅旗的辽军悍卒。

        说时迟,那时快,杨再兴投枪出手。

        一道乌芒破空,发出刺耳的锐啸声音。掌旗兵听到风声,蓦地回头,乌芒已经扑到。

        想要躲闪是来不及了,猛然一提缰绳。战马前蹄抬起来,突然发出一声凄厉长嘶。

        按照掌旗兵的想法,用马身阻挡投枪。

        换做普通人,他这一招还用的不错。可他面对的偏偏是杨再兴这个绝世神将,这一掷夹带着万钧之力,穿透了战马的胸躺,噗的没入掌旗兵的胸口。掌旗兵瞪大了眼睛,看着没入胸口的枪头,鲜血顺着血槽流淌。

        人和马轰然倒地,至死仍然连在一起。

        急剧而凄厉的号角声,终于吸引了前头辽军骑兵的注意力,众骑纷纷回头,便见得一只宋军骑兵正与萧大王的护卫骑兵厮杀在一起。

        就在此时,那杆帅旗也迎风而落!

        “速救萧大王!”

        众辽骑惊得魂飞魄散,不再管包围圈内的河朔禁军,纷纷调转马头,也不顾阵型,疯了一般的朝后面狂奔而去。